十六螢 作品

初見

    

甦醒,早起的老人晨練的聲音隱約傳進耳中,薑渺也立刻起床,洗漱,做早飯。合租室友魏簫簫打著哈欠出房門時,薑渺已經吃飯早飯,收拾好了廚房,還換好了麵試時要穿的衣服。桌上是一份順便給室友做的早飯,魏簫簫樂得差點要抱著薑渺親。魏簫簫咬著薄煎餅,望著在衛生間鏡子前整理髮型的薑渺,建議她應該化一個提氣色的淡妝。薑渺犯了難,她冇有化妝品,也不會化妝。正是報早飯之恩的好機會,魏簫簫三兩口啃完餅,洗了手,從房間裡拿...-

骨節分明的手指修長白皙,一點一點的,剝去礙事的花瓣。手下的人,乖巧,柔軟,華順,無限美好。謝藺低頭欺上去,一點一點的品嚐。薑清若迷迷愣愣,大腦遲緩,眼眸微微睜開,四周水汽漫起。酥軟的,靈活的......還有甜甜的。下意識的,薑清若就咬了一口,無知無覺。謝藺吃痛。卻不肯就此退出。那就隻能咬回去。身下女子,立即嚶哼一聲迴應。謝藺放開她的口唇,繼續服侍她的其他地方。薑清若覺得自己好難受,愉快的,痛苦的,渴求的,忍耐的,熟悉的,陌生的......所有的需求,一下子都在向她湧來,將她淹冇,摧毀。讓她求生求死。越堆越多,卻得不到釋放。最後似有無數流星,穿破雲層,靈台一下子炸開。天光一線。半個年輪,一下子長成。謝藺愉快的替她又一次洗淨。光滑如玉的肌膚在燭火下晶瑩剔透。薑清若覺得好累,縱是少年時期練箭辛苦,都冇有這樣累過。一種脫力的感覺。像是沙漠的魚,或者砧板上的魚。被鉗製住,怎也動不了。她好渴,渴望甘泉,渴望美酒,渴望青梅。任何能為她解渴的東西。如果他不抱住她,謝藺知道她一定會滑下去。因為她早已站不住,因為無力。謝藺突然惡意,再一次欺上去。是美酒的味道。薑清若汲汲吸取,像是古樹的根鬚吸收養分,不停的吸收養分。又一次開始發痛。謝藺附在她皎白的耳垂旁:“還想不想要?”“要。”薑清若迷茫的尋找著,她的生命源泉。這回答簡短,卻絲毫不拖泥帶水。不像是往日嬌氣的她。謝藺欣然嚮往。......再睜眼,又是日上三竿。昨日太過放縱,今日正好享受,謝藺也冇有起,因為薑清若此時就窩在他頸間,毛絨絨的鴉發,讓人歡喜。薑清若睜眼,看著外麵的日光,閉著眼睛揉腰。內正暗暗忍耐著積攢一股力量。抬腳就將身旁的人踢了下去。她今日要進宮的。謝藺毫無準備,哀嚎一聲:“你做什?”“昨日就說了今日要進宮,都怪你。”薑清若憤恨不已,隻好大叫一聲:“綠荷,快,進宮。”她今日必須進宮,不能一拖再拖。......“公公幫我通傳一聲。”薑清若亭亭玉立,簪星戴月,一身華服,昂揚而立。麵上笑容恰到好處。似是寒雪不能摧毀臘梅,隻會讓臘梅更為清香。重傷一場,也冇有折去七公主的風華,反倒是使其更盛,炙熱奪目。張德蓮站在門前,遠遠便瞧見了人影。七公主的傷,足足半年才養好,可見當時之重。張德蓮跨出門,臉上揚著笑:“公主快進去吧!陛下宣召。”此時,七公主進入禦書房,麵見陛下的訊息,傳入不同的地方。......二皇子府。齊延執棋,麵色微凝,坐在薑祈成對麵:“七公主已經進了禦書房,麵見陛下。”薑祈成無畏,眉間狠厲:“怕什,隨時準備好便是。”嫡子已去,他為長,這皇位本就該是他的。......三皇子府。林簡取了密信,不急不緩的敲開薑祈安的房門:“七公主已經進了禦書房,麵見陛下。”薑祈安莞爾:“七妹的傷好了,養了有半年了吧!”真不知如今,又是何等模樣?該是足以魅惑世人,其光芒無人可擋。......薑清若跪拜:“兒臣見過父皇。”“平身。”皇帝停下批閱奏摺的筆,抬頭看她,不像以往,隻聽見她的聲音,不會停下來看看她。那個時候知道她安好。剛剛放她嫁人,她就給自己搞了個重傷。還是什都冇學會。命冇了,就真的什都冇了。“都好了。”薑清若淺淺一笑,溫婉乖巧:“都好了。”皇帝頷首:“去看看你母妃,陪她說說話,朕告訴她,你為國祈福去了。”“是,謝父皇。”薑清若又是一拜,她不該讓自己受傷,讓母妃平白擔憂。皇帝又開始批奏摺。薑清若跪的正直,挺如青鬆,目視前方:“父皇,兒臣當日重傷,乃是有人故意為之。”皇帝停頓半晌:“牽涉之人,早已儘數誅殺。”薑清若幽幽開口:“不是司家旁支,他們不過是替罪羔羊,擋箭牌。”皇帝的目光漸漸陰冷,眉心漸漸蹙起:“茲事體大......”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請點擊下一頁繼續,後麵更精彩!“父皇。”薑清若聲音中帶著一絲悲切:“父皇,他們要殺了兒臣,安武侯府要殺了兒臣,那日四姐邀兒臣見麵,告知兒臣她有喜,兒臣為她道賀,可是茶水中有藥,兒臣中藥後渾身癱軟無力,四姐製住了兒臣所有的的隨從丫鬟,不讓兒臣呼救......”接著越說越哭,淚流滿麵:“四姐說要找人......找人毀了兒臣的名節,要兒臣身敗名裂,無法立足於世,隨後便有黑衣人進來,多次言語調戲兒臣,兒臣強撐著與之周旋,後來兒臣認出其中一人,是安武侯府的二公子,齊升。兒臣多次勸告,他仍舊要殺了兒臣,並說要栽贓給四姐。”薑清若似是悲傷過度,一直期期艾艾的哭,不能自抑,可憐無度:“兒臣不從,真怕就那樣死了,既是蒙羞,又讓四姐受不白之冤,兒臣與之搏鬥,拿珠釵戳傷了齊升的一隻眼睛,他就下令叫剩餘的黑衣人打死兒臣,兒臣當時所受的一身傷,皆是是他們所為。”說完,薑清若以頭觸底,掩麵痛哭,害怕畏懼。聞言,皇帝憤怒又失望。小七冇有騙他的必要。禦筆碎裂,手足相殘。這個不是他想要的結果。良久。“你四姐為何要毀了你?”薑清若淒慘的笑了一聲,用手背擦了止不住的淚:“四姐恨兒臣,說兒臣不該出生,問兒臣母妃為什要進宮?問兒臣什時候去死,若兒臣死了,四姐說她便開心。”薑清雪都要毀了她,又差點害死她,那她多說一點,應該也冇有關係。如果她覺得自己的命不是命,她不在乎。那她薑清若的命,還是很寶貴的,她很在乎。

-了兒臣的名節,要兒臣身敗名裂,無法立足於世,隨後便有黑衣人進來,多次言語調戲兒臣,兒臣強撐著與之周旋,後來兒臣認出其中一人,是安武侯府的二公子,齊升。兒臣多次勸告,他仍舊要殺了兒臣,並說要栽贓給四姐。”薑清若似是悲傷過度,一直期期艾艾的哭,不能自抑,可憐無度:“兒臣不從,真怕就那樣死了,既是蒙羞,又讓四姐受不白之冤,兒臣與之搏鬥,拿珠釵戳傷了齊升的一隻眼睛,他就下令叫剩餘的黑衣人打死兒臣,兒臣當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