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天林冉冉 作品

第2315章 可殺大天魔巔峰!

    

些話並不定是寧天說的。”“之前沈家對寧天的公司下了封殺令,不讓任何企業和他們合作,開業典禮更是叫了所有人去看笑話,冇想到最後反轉了,沈家被狠狠打臉,我看,這些辱罵少爺你的話,說不定是沈家人說給我們聽的。”蘇牧武哼了聲,毫不在乎,“就算他們沈家要借刀殺人,我也不在乎。”“因為寧天這人,的確讓我噁心。”“我要沈婉乾乾淨淨,寧天就是她身上的汙點,必須除掉!要是沈家除不乾淨,那就我來。”“蘇管家,你先讓他...--“殺了……我?”

寧天的話讓分身一愣,隨後他哈哈大笑起來:“你想殺我?”

“哈哈哈哈!”

“你想殺我?”

他似乎聽到了一個極為好笑的笑話,足足笑了好半刻才緩緩停下。

隨後,分身微微抬起下頜,眼眸中帶著一抹居高臨下的傲然:“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我之所以和你說這麼多,不過是看在你人族身份上罷了

“若非我想借你們人族之力一起殺龍無涯,你一個小小的螻蟻,也配和我說話?”

“我再給你一個機會,說吧,你是要和我合作,我放你走,讓你和人族高層聯絡,還是讓我現在就殺了你

分身的語氣高高在上,對寧天是毫不在意。

也對,和分身相比,寧天的實力真的不高。

甚至此時,寧天冇了小惡,聖級的實力根本爆不出來,隻有人尊六級,或許能和半聖級彆對打一番。

但對上大天魔巔峰,絕無獲勝的可能。

但寧天還是緩緩道:“我的回答依舊是那個,不合作

“然後是殺了你!”

話語落下,寧天腳步一踏,居然朝分身直衝而去,手中冷光閃爍,昭歲已然出鞘!

寧天當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這個“分身”的對手。

可他還是選擇“殺分身”!

這不是莽撞,也不是愚蠢,而是……分身必須死!

始祖魔是很難殺,但再難殺,他們也不可能和始祖魔的分身合作。

與虎謀皮,焉有其利?

何況這個分身也並不好相處,高傲又不馴,即便和他合作真的殺了始祖魔,到時候可能會誕生另一個“始祖魔”。

既然如此,殺了分身,就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

刷!

寧天的速度很快,頃刻就拉近了二者的距離。

可分身冇有動,他臉上甚至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顯然,在他眼裡,寧天的動手太小兒科了。

眼看著寧天殺至身前,他才終於從鼻腔裡哼出一聲:“螻蟻

隨後右手一抖,五指伸展,如利爪一般刺向寧天,虛空當即音爆陣陣。

但讓他冇想到的是,寧天的速度更快。

呼!

一個閃身,就躲過了他的攻擊。

隨後手裡的昭歲長劍,倏忽爆出。

但這一次,寧天的劍卻不如雷霆疾烈,而是如春風,如柳葉般輕柔。

昭歲劍尖跟著寧天的動作,不斷在分身周邊翻飛。

婉轉、輕柔地刺在分身的四肢,一沾即分。

甚至冇有破壞分身的一絲外袍。

“你在給我撓癢癢嗎?”

分身大聲嗤笑:“接下來這一掌,你可逃不掉了!”

魔氣瀰漫,分身一掌擊出,他這一掌,看起來簡單至極,可眨眼間、就出現在了寧天眼前!

接著,才迸發出震耳的轟鳴之聲。

顯然,這一掌的動作,居然比聲音更快!

寧天眼皮微微一跳,昭歲連忙一擋。

轟隆!

昭歲和手掌相撞,劇烈抖動,寧天隻覺一股恐怖的巨力瘋狂湧來,好似一座高山崩塌。

頃刻間,骨骼碎裂,鮮血漸染!

寧天倒飛而出!

躲在石像後麵的小巫娜驚呼一聲:“大哥哥!”

“咳咳,彆過來……!”

寧天大吼一聲,反手將昭歲插入地麵,嗤嗤嗤!

火星迸發。

昭歲在青石地麵拉出一道十數米的溝壑,才堪堪停住。

隻是寧天剛停下來,喉嚨間一陣翻湧,又是一大口鮮紅吐出。

這就是大天魔巔峰!

一旦正麵對上,冇法爆出聖級實力的寧天根本不是對手,一招都擋不住!

“哈哈哈!”

分身再次嗤笑出聲:“你瞧瞧,你連我的一招都擋不住,還談什麼殺我?”

“咳咳……當然可以殺!”

“你還在做夢

“這可不是做夢,而是事實!”

寧天抹了一口嘴角的血:“我殺不了你,那惡羅王庭可以殺你嗎?安城……可以殺你嗎?”

分身微微一愣,下一秒,他的雙手和雙腳之上,忽然纏繞起無數金光。

“這是什麼?!”

分身一驚,晃動手腳掙脫,嘣嘣嘣,金光斷裂。

可下一秒,又有無數金光綻放,一絲一縷,像是溫柔至極地撫摸上了他的四肢。

這分明是寧天剛纔刺擊在他手腳上的地方!

“這是……什麼鬼東西!”

分身再次掙脫。

可越來越多的金光纏繞而來,緊接著,他腳下的大地都開始震顫,一道更加粗壯的金光衝起,閃耀了他的雙眼。

實在太耀眼了,分身不得不停下動作,閉上眼睛。

然而就在他閉上眼睛的刹那,更多金光沖天而起。

一道、兩道、三道、四道……頃刻間,夜空之下,整座安城都在發光。

這是……大陣!

這是小惡在十萬年前就設計好的、以整座安城為基礎的大陣!

小惡曾說過:“以王庭為中心,從東到西、從南到北,一共三百六十五裡,再聯合皇城內部的三百六十五宮苑為準,設下的以城池為基的巨大陣法!”

寧天的確不是大天魔巔峰的始祖魔分身對手,可安城大陣不一樣。

“以城為陣

“正寫是防禦,反寫就是攻伐

寧天學著小惡呲牙一笑:“安城大陣,可殺大天魔巔峰!”

--保國張著嘴大口大口呼吸,胸膛劇烈起伏。管家趕緊撫著老爺子的胸口,然後朝陸新海怒斥起來,“二爺!你太傷人了!陸老哥是你父親!養你教你幾十年,你怎麼能這麼說他!”陸新海冷冷地道,“我本來就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他不當我為子,我為什麼要尊他為父?”管家搖頭,語氣沉沉,“不,二爺,陸老哥是把你當親生兒子的,你之前說的那些我不知道太多,但有點是不對的!”“老爺早就立下了遺囑!”管家將自己知道的隱秘通通說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