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隱公子 作品

第 5 章

    

一夜之間被虐殺,經內部偵查,乃新一代聖女,妄掌巫族大權而刺殺長老閣眾位長老。棘手的是,這位聖女乃繼任兩萬餘年之久的大祭司落子淵之徒。長老閣冒著違背祭司指令的風險,對聖女落沐言釋出追殺令並將其名從族譜上抹去。那一夜,數十方勢力同時從暗中出手,他們的目標,都是追殺聖女。然大祭司落子淵默認了長老閣的決定。那一夜之後,有兩種傳言同時流傳開來。一則是聖女落沐言被十方勢力圍剿身亡。另一則則是聖女落沐言銷聲匿跡...-

前往清寧鎮的路上,落世璟在客棧睡了一天一夜。

“早啊。”落世璟下樓後伸了一個懶腰,對樓下的兩人打招呼。

“接下來打算去哪?”謝蔚給她倒了一杯茶水,問。

落世璟摸出一張請柬,點頭示意:“打開看看。”

謝蔚打開請柬,緩慢地念出上麵的字跡:“獨孤花盛節,誠邀影樓樓主參加。”簡單的幾個字,看得出來這誠邀二字也隻是敷衍了事。

可謝蔚關心的是另一件事:“影樓樓主?”

“我家樓主有事,我代為參加。”落世璟敲了敲杯沿,解釋道。

“待會啟程?”沉默已久的季糖發聲詢問。

“是的。”這獨孤家乃一方霸主,不歸皇朝管束,也因此從未將皇朝放在眼裡,多番挑釁,獨孤老爺子人在老巢,偏偏獨孤家這個少爺不喜歡老巢,找了個地方發展勢力,每年生辰都要舉辦一次花盛節,不知道的還真以為獨孤家已經稱帝了呢。

此次花盛節,不知道要整出什麼折磨人的幺蛾子出來。

正好也順道看看,花盛節上各派的反應。

一個時辰後。

“這獨孤家少爺的窩也未免太奢侈了,那老巢得成什麼樣?”望著眼前豪奢的門庭,謝蔚不免發出感慨。

來來往往各路的江湖俠客、世家公子小姐絡繹不絕,俱對著門口接客的管家笑臉相迎。

三人正準備進去,落世璟遞上請柬,管家見三人麵生,打開請柬一看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口氣就冇那麼客氣了。

請柬上請的是影樓樓主,這三人看著就不像想來是那位眼高於頂的樓主不把他們放在眼裡,隨意打發了幾個人過來。

小小影樓,竟敢如此。

“進吧,裡麵有人領。”正眼都懶得看三人一眼,轉身接待下麵的來客。

落世璟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看著是有些寒酸。

“未免也太勢利了。”謝蔚蹙眉。

“走吧。”落世璟拍了拍兩人。

“三位請跟我走。”此地甚為繁盛,廊柱高闊,屋頂雕龍金漆,琉璃為瓦,漢白玉石階,各處廂房聳立,柳樹依依。

帶路的女子引著三人來到一處彆苑:“幾位先在此處歇息,明日花朝宴我再來迎三位。”

“多謝。”季糖道。

三人很快決定了房屋的分配。為了明日的花朝宴,幾人決定早點休息。

夜深,落世璟坐在床榻上運功,這幾日強行動用靈力,身子又虧損了不少。

運完功正準備睡下,卻敏銳地聽到窗外的聲響。

她慢慢拉開門,隻瞧見在月光的銀輝之下,一黑衣女子靠牆站立,辨不清神色。

“蝶冥。”隻一眼,她便認出眼前的人。

影樓作為一個情報組織,有一點很重要:怎樣做到和其他幫派合作。

影樓時常合作的,其中就有殺手組織--金滿樓。

他們樓主事務繁忙,平時見不到兩麵,因此一般都是叫手下的蝶冥和蕭寒舟來接待。日子久了,也就熟了。

落世璟見她腳底擺了兩壇酒,猜到她是來邀她一同來飲酒的,便隨意地找了一塊乾淨的地麵坐下。

蝶冥扭頭,麵上覆著一個金色的蝴蝶麵具,隻露出一雙清寒的眼。

“蕭寒舟呢?怎麼冇見到他?”落世璟抱起一罈酒就開始喝。

“此次是我一人單獨行動,與組織無關,他自也不知情。”蝶冥挨著落世璟坐下,打開另一罈酒。

“獨孤懷你要小心。”

喝完酒,蝶冥丟下一句話,就消失在夜色中。

獨孤懷?就是那個獨孤少主嘍。為何蝶冥會如此提醒她?她與這位少主並無過節。

次日。

“我說,這獨孤家少主生辰辦的花盛節居然如此盛大。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大半都來了。”謝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望著宴席上來來往往各種麵熟的大人物的出現。

“獨孤少主也應當快到了。”季糖端起麵前的酒,道。

“少主到!”門外侍從高聲呼道。

這排場夠得上皇朝皇子出場的禮儀了,隻是不知皇朝的人知曉這些事,會不會在心頭插上一根刺呢?落世璟把玩著手中的酒杯,瞥了一眼門外。

-神罰後世間再無神明。而這長生丹,是後來傳言能讓普通人不生不死的一種秘藥。落世璟微微挑眉,“不過那些都是傳言罷了。”三人冇有察覺到,在說到長生丹之時,修士們渾濁的雙眼清明瞭一些他們被困在這在這裡百餘年,都是被這長生丹害的!怨氣瘋狂增長,紫黑色的紋路順著骨節往上爬,直到爬滿整個眼球。“哢嚓”陣法碎了。落世璟攸然抬眼,眼睛看向某處,周圍的事物在一瞬間彷彿被按下暫停鍵。石筍上的水滴墜落後停在半空中,陣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