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隱公子 作品

楔子

    

後吹起一股清風,位於最上手的大祭師慌忙再拜。這世間從未有神明會下達指令給他信奉的部族。但這一次,巫族卻收到了這位神明大人留下的一句箴言。“神墟將塌,無神可生,亂世逢生,待吾指令。”他們當然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麼。神墟坍塌,不僅連神,就連神墟之外的九淵,也未必逃得過。“上前來。”簾後一道空明的聲音,順著氣流傳到了大祭師的耳中。大祭師謹慎地站起身,恭敬地俯首往前踱了幾步。“吾會將淨化之術與巫蠱之王授予爾...-

在九淵之上的北寒地帶生活著巫族的族民,他們信奉的是世間第一神——守護神銀祭。巫族善祭祀巫蠱之術,少與九淵其他部族交流,因而少有能找到巫族的入口。

巫族神殿。

“起禮!”一聲喝令,神殿內的所有人虔誠地叩首。神秘的圖騰,自每個人的下首慢慢顯現,向中心彙聚,銀色的聖光浮動,他們的耳旁的耳翎輕輕顫動,一股氣流自殿內向上猛衝。所有人屏息以待,等待著那位神明的降臨。

“恭迎大人。”祭台的簾後吹起一股清風,位於最上手的大祭師慌忙再拜。

這世間從未有神明會下達指令給他信奉的部族。

但這一次,巫族卻收到了這位神明大人留下的一句箴言。

“神墟將塌,無神可生,亂世逢生,待吾指令。”

他們當然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神墟坍塌,不僅連神,就連神墟之外的九淵,也未必逃得過。

“上前來。”簾後一道空明的聲音,順著氣流傳到了大祭師的耳中。

大祭師謹慎地站起身,恭敬地俯首往前踱了幾步。

“吾會將淨化之術與巫蠱之王授予爾等,便也是這些年爾等虔誠的果,神墟之事,不會牽扯九淵過多。”

一個鎏金卷軸和一方紫色盒子落於下方。

那位神明大人也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恭送吾主!”

此後百年間,神墟震盪,天道降下神罰,諸神俱滅,便再也無新神誕生。

九淵之上,各方勢力重新洗牌,唯有避世的巫族仍安然無恙,在九淵留下種種傳聞。

那一次祭祀過後,巫族被分成兩派,一派為北疆,一派為南疆,北疆習祭祀淨化之術,南疆習巫蠱毒醫之術。兩派各選一引路人,分彆為北疆聖女與南疆巫女,由長老閣相攜。

然往後萬年,巫族卻在內部發生了內訌。

起因為長老閣數十位長老在一夜之間被虐殺,經內部偵查,乃新一代聖女,妄掌巫族大權而刺殺長老閣眾位長老。棘手的是,這位聖女乃繼任兩萬餘年之久的大祭司落子淵之徒。

長老閣冒著違背祭司指令的風險,對聖女落沐言釋出追殺令並將其名從族譜上抹去。那一夜,數十方勢力同時從暗中出手,他們的目標,都是追殺聖女。

然大祭司落子淵默認了長老閣的決定。

那一夜之後,有兩種傳言同時流傳開來。一則是聖女落沐言被十方勢力圍剿身亡。

另一則則是聖女落沐言銷聲匿跡,不知生死,不知行蹤。

-跑,跑不動的就死在這兒了……隻剩我們這些走不動的……留在了這裡……我們也怕,隻敢在白天出門,人老了……隻敢在附近活動……天黑了就要關門……”那是血鴉,看來這裡……比她想的更嚴重。“天黑了……”謝蔚瞧著屋外最後一絲霞光殆儘,若有所思地說。“它們要來了!它們要來了!”老人驚慌地躲進被窩,年邁的身軀微弱地顫動。屋外,黑壓壓的鴉群降臨密密麻麻的在幾間柴屋前徘徊,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住每一處門扉,身上散發著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