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蘆村人 作品

871 老子不死,劉春來永遠都是村長(完)

    

經乾透的木材,而且需要你們幫忙加工成我們需要的規格。”劉春來打斷了對方的話。張昌貴也把寫著各種規格的清單遞給了他們。板材、方條、方料等各種規格,都羅列了出來。“我們也賣加工後的料,不過價格要貴一些。沒有加工過的,380塊一方;如果要加工,看規格,得420~460一方。”“這麼貴?”張昌貴頓時皺起了眉頭。這木料比他之前買的還貴。不應該啊。“這兩年木料的價格漲得比較多。因為你們要的是乾透的,一般都是頭...從第一臺VCD樣機生產出來,一直到現在,過去了將近一年時間。

之前劉春來以VCD機如果不申請專利為由,容易被山寨搶走市場為由,沒有推向市場。

“VCD確實也應該推向市場了。”

劉春來麵對這樣的質疑,並不是太過在意。

“之前產品不是很完善,另外一方麵,就是配套的音像資源。如果沒有這些,我們的VCD一開始能占據多少的市場?”

對於這事情,劉春來早就有全盤的計劃。

“春來,你能不能給我們大家交給實底,究竟是什麼計劃?”

許誌強開口了。

有些話,其他人不好說。

但是他可以。

“現在我們都是一條船上的,一旦樂視集團出現問題,四縣財政都會受到嚴重影響。甚至,連市裡也會受到影響。”

許誌強一臉嚴肅。

其他眾位領導也是點頭不已。

在這裡的,就隻有呂山縣投入的少一些。

可也把整個縣未來25年的財政收入給砸進去了。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呂山縣的礦山什麼的多一些。

“大家放心,我清楚。”

對於這一點,劉春來是瞭解的。

“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會進行組織結構的調整。在我們的彩電月產量達到兩百萬臺之前,就必須完成這一切,要不然,到時候我們市場競爭正激烈的時候出現管理上的變動,會造成不小的影響…”

劉春來把未來的一些計劃做了簡單的介紹。

接下來的計劃,在他看來,至關重要。

前麵完全是無序的野蠻擴張。

隻要有訂單,就拚命地增加產能。

人員素質,管理等問題一大堆。

他要做的是比長虹更提前發起彩電的價格戰。

當然,更要避免長虹那種因為發動了彩電價格戰,最終自己也沒有占到任何便宜的情況出現。

要不然,VCD早就已經上市了。

專利都已經被自己掌控了。

市場上即使再出現,也不會在91年之前就出現。

“這就意味著,我們還需要熬三年?”

周邦建的眉頭完全擰到了一起。

三年!

他們縣的財政,還能再堅持三年麼?

“對。還是那句話,大家如果沒有信心,我可以個人出資收購股權。”

劉春來說道。

春雨服裝廠、安樂衛生巾廠這是他利潤的主要來源。

天賦機械廠等的收入都是用於自身的技術升級。

跟毛熊的以貨易貨貿易的利潤,都被組織生產積壓了。

“我們想繼續堅持投資,可財政上已經拿不出錢來,工資都好長時間沒發了。春來同誌,要不你借點錢給我們?我們的礦山那邊收益,這幾年在持續增加…”

朱令時愁眉不展地噴出了一口煙霧。

“朱書記,我的錢也不夠啊。不過,我可以提供給大家一個渠道——跟毛熊那邊的貿易,咱們聯合起來,提供更多的產品…”

幾人頓時詫異不已。

劉春來居然捨得讓他們加入到這裡麵來?

用輕工產品換區蘇聯的重型裝置跟技術裝備。

現在都被劉春來把控著。

很多單位想要加入進來。

看來,他這是真的對彩電市場誌在必得了。

“那行,農產品跟加工品,我們倒是可以提供…”

謝世偉說道。

他們一直都想擴大火腿腸以及豬肉罐頭的銷量。

全國豬肉供應開始越來越充足。

很多地方,都已經不需要憑票供應。

南水縣沒有礦,也沒有劉春來這樣能帶動好些產業發展的帶頭人。

唯一能做文章的就是農業。

豬肉價格又低。

隻有找到出路,農民增收,他們這些領導纔好展開工作。

“罐頭什麼的,絕對是緊俏貨。不隻是肉罐頭,還有水果罐頭,蔬菜罐頭,一定要強調質量,從現在開始打造品牌…”

劉春來說道。

四縣聯合起來發展。

這樣可以大量把農業人口轉移到工廠中。

也是屬於劉春來計劃中非常關鍵的一環。

要是不給好處,其他幾個縣都不會答應。

“咱們四縣聯合發展,就從這些方麵下手,農民可以增收,我們也能提供更多就業崗位,同時也能增加稅收跟利潤…”

對於劉春來這龐大的計劃,沒人反對。

反正,隻要不讓他們到處去化緣般地尋求資金,就行。

“真是這樣的計劃?”

其他人都走了。

許誌強有些不相信。

“蓬縣不是想要升級成市麼?隻是靠著蓬縣不夠。何況,要是隻是咱們一家強,果城市也不會樂意啊。他們投入不多,政策什麼的可沒少爭取。在你退休之前,我希望這事兒完成。”

劉春來平靜地看著許誌強。

許誌強沒有回答。

看著劉春來的眼睛,以此來判斷劉春來是不是騙他。

“彩電市場,你有多大把握?”

最終,許誌強敗下陣來。

“八成吧。”

劉春來沒說百分之百的把握。

主要是不確定三年內所有彩電零部件生產是否能達到規定的數量。

“一旦成功,我們這邊就會形成一個龐大的電子產業集群,甚至有可能成為山城跟蓉城那樣的區域中心城市。”

劉春來野心很大。

電子工業部的想法,誰都知道。

就準備通過彩電生產來提升國內電子消費產業,打造電子消費產業。

作為內地城市,沒有礦產,沒有技術。

隻能提前佈局。

彩電產業即使不賺錢。

一旦電子產業集群出現,未來在計算機等領域就好操作了。

基礎在這裡。

國家肯定會加大基礎投資力度。

甚至很大的可能會促使西部大開發提前。

“行,隻要我在任上,蓬縣就會堅定支援你的計劃。”

許誌強說道。

劉春來沒有保證什麼。

接下來的日子裡,劉春來首先就對整個葫蘆村的產業做出了改革。

直接成立了葫蘆集團。

葫蘆村村委會變成了葫蘆集團眾多股東的一個股東。

而大隊內部的股權劃分,自然就按照原本的。

屬於大隊自身的產業,依然由大隊掌控。

為了確保大隊擁有足夠的資源不斷改進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新的產業。

劉春來直接把傢俱廠以及農業種植公司等按照現有的價值溢價轉讓給了大隊。

跟別的地方拚命用低價搞公家的資產不同。

劉春來也沒占大隊的任何便宜。

甚至還吃了虧。

劉福旺跟楊愛群老兩口去了漂亮國,楊愛群的養殖場屬於她私人的,現在由瘦猴跟麻桿兩人打理。

也沒人能鎮壓得了劉春來。

所以,即使有人不滿,也沒法表現出來。

寫信舉報?

根本沒用。

緊接著,劉春來再一次下手了。

大隊的管理,不再是以前那樣,村支書由劉春來擔任。

大隊長,由大隊的人來當。

但是大隊長配置了一個助理。

助理則是屬於職業經理人。

大隊長乾啥?

就是調節鄰裡糾紛,管雞毛蒜皮的事情。

讓生了兩個孩子還想繼續超生的打消多生孩子的念頭,也讓隻生了一個孩子的夫妻努力再造一個出來…

四縣聯合生產。

組織產品的力度,遠比從蓬縣組織更強力。

果城市甚至為了這事情連續召集四縣乾部談話。

畢竟,果城市政府也需要跟蘇聯的貿易利潤來刺激整個果城工業產業的發展。

劉春來懶得理會幾個縣的乾部跟市政府的領導們打嘴皮官司。

他一天忙得不行。

手下也沒有幾個堪用的呢。

還好,培養的人才都在他給的龐大壓力下快速成長。

隨著跟蘇聯的貿易規模不斷擴大,蓬縣、果城、三座城市的產業結構在悄然發生變化,而最大受益的就是蓬縣這個工業基礎薄弱的縣城,有了錢,縣裡就可以搞更多的工廠。

許誌強跟呂紅濤等人更是拚命地提升蓬縣的各種配套,以此來吸引更多的投資商。

從葫蘆村到望山公社這一帶的產業集群在中蘇工業園的發展下,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產業集群,園區內吸引了更多的配套工廠落戶。

在這樣的情況下,劉春來旗下產業進一步調整,當所有人都認為他要擴大規模的時候,劉春來則是開始把春雨製衣廠等產業的股權逐步出售給其他的股東。

所籌集到的資金,則是用於晶片產業的發展…

有了春雨製衣廠的大量利潤,葫蘆村村民們每年的分紅越來越多,家家戶戶的腰包都鼓了起來。

由於房子什麼的都是大隊分,各家各戶則是開始買車…

天府機械廠生產的嘉陵小轎車,幾乎每家每戶一輛。

在葫蘆村周圍,幾乎全部都變成了工業園區。

一座內地的城市,每天都在向周圍擴張。

蓬縣成功升級成市。

連帶著,原本已經升級成鎮的幸福公社,直接升級成了幸福區,葫蘆村一直拒絕升級,即使吞併了周圍的大隊,也依然還叫葫蘆村,劉春來拒絕把這個村升級成鄉或鎮,要不然他就不當這村支書跟村長了。

縣裡也沒法強求。

他們知道劉春來是嫌麻煩。

反正隻要帶著周圍的社員致富就行了。

又是一輪新的選舉。

學校的操場上,坐滿了葫蘆村各個生產隊的代表。

這個村,已經兼併了原本幸福公社所有的大隊,人口更是達到超過了一萬多。

要全部參加選舉,自然沒可能。

都是各個生產隊選出代表,再由他們代表社員投票選村乾部。

“還選什麼,肯定是我春來叔啊,還有誰能跟我春來叔搶的?”

劉誌強不滿地說道。

很鬧心,現在時間寶貴著呢。

候選人就劉春來一個人,其他也沒有誰不自量力來跟劉春來競爭。

他們都認為馬文浩等人是瞎搞。

即使已經成為區長的劉雪,看著這場景,也有些無語…

“就是,時間就是就金錢啊…”

“春來支書兼任村長,沒誰有意見…”

所有人都沒有意見。

眼看選舉又像以前那樣,沒有波瀾。

劉雪正要宣佈她大哥劉春來連任,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等等!老子還沒死呢!”

“誰這麼自不量力,敢跟我春來兄弟爭?”

劉九娃怒了。

即使已經快七十了,身體硬朗著呢,尋常年輕小夥,三五個都不是他對手。

所有人都怒了!

不是誠心找茬麼!

可憤怒的大家看著後麵走過來的人,都愣了——劉福旺!

“隻有一個候選人,叫什麼選舉?老子剛從漂亮國回來,要奪回被劉春來這狗曰的搶走的村支書的位置…”

老頭走到前麵,親自把自己的名字寫到了黑板上。

“現在你們可以投票了…”

劉福旺從腰裡掏出了一尺長的筒煙竿。

那是劉八爺留給他的…

“爹,你這一回來就搗亂…”

劉雪無語了。

劉春來也無語了。

“老子不死,他一輩子都是村長!”

劉福旺朗聲說道。

隨後對著眾人開口說道:“誰有意見,站出來說…”

最終,已經快八十高齡的劉福旺,還是奪回了支書的位置。

沒辦法啊。

就怕把老頭氣出個好歹,反正他隻在意老子能管著兒子,最終說了算的還是劉春來…

“看吧,我就說,我隻有當村長的命…”

劉春來一臉笑容地看著旁邊隻翻白眼的馬文浩。

馬文浩能說什麼?

劉大隊長他得罪不起,劉大隊長的爹,他更得罪不起!

劉春來是村長就村長吧。

“該乾的事情,你還是得乾啊!可不能由著老頭瞎搞…”

馬文浩看著劉春來跟劉雪。

“別看我,得我哥說了算…”

劉雪也沒轍,老頭在漂亮國浪了十多年,回來要整幺蛾子,她可攔不住。

很快,所有領導的擔憂都沒了。

劉福旺當回支書的第一把火就燒起來了——在通往葫蘆村的幾個路口設收費站,不管人車,統統一毛錢…

收費站建立起來的當天,幾輛從東北運過來,拆掉了裡麵武器係統,還保留著炮管的T54坦克就通過鐵路運了回來…

“老頭對收費站這事情,真執著…”

在葫蘆村養老院的嚴勁鬆一臉鄙視。

轉過身,就屁顛屁顛跟劉福旺一起去收過路費了…

“村長,這…”

葫蘆村的乾部們,看著劉春來,希望他能出麵乾涉。

“都別看著我,我隻是村長,我爹是支書,支書管著村長呢…”

劉春來翻著白眼說道。

老頭還能折騰幾年?

就如同老頭說的,他不死,自己永遠都隻是村長…

(全書完!)沒吃劉家一粒米,一滴油,倒是劉家占了劉福旺不少便宜。“先不急,看看。外麵的,回去把衣服穿好,臉洗乾勁了。我劉家的旗手,麵子不能讓你們給落了!”劉八爺說到後麵,對著外麵圍著看熱鬧的人吩咐起來。劉八爺則是把劉九娃喊了過來,“你確定是春來的物件?”“咋不是?楊愛群那麼摳的人都殺雞了!”劉九娃很肯定。隻是劉春來回來,楊愛群能炒點肉都不錯了。不年不節的,殺雞乾啥?八爺人老成精,聽到說殺雞了,就覺得事情應該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