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馬行 作品

第二十九章 我給這世界上堂課(終)

    

?前兩天聊過的那個年輕人…”“記得,怎麼了?”“他估計明天會過來入職,我帶著他先跑樓,他能長期上班,如果你信我的話,給他點跑樓的底薪,不需要多少錢,一個月一千塊加業務提成就行了…”“哦哦哦!”“劉老闆,靠自己一個人是做不出來的,我們需要發掘人才,並組建自己的團隊,五指凝成一個拳頭,打出去才會痛!”“可以可以,你安排…”“還有,劉老闆,我一直覺得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二十一世紀了,我們...商務部門。

遠方的蒼穹,夕陽西下。

會客室裡,龔春漢在人群中來回地踱步,目光時不時地盯向遠方會議室的方向。

焦急、不安、憋屈、緊張…

無數的情緒縈繞在龔春漢與所有人的心頭。

一家家企業的負責人也時不時地看了看手機裡的時間。

龔春漢掐滅煙蒂,隨後再一次重復了一遍。

不安的情緒越來越強烈。

專利和技術,彷彿一把寒冷的長刀,懸於無數人的頭頂,迫於無數人的屈從。

媒體前。

緊接著,對著所有人鞠了一躬,隨後,揮起了手!

“各位!”

“誰都打不死我們!”

“任何無法打倒我們的東西,隻會讓我們變得更強壯!”

“我們在泥潭之中掙紮,隨時都會沉下去,徹底地埋在無人問津的淤泥中…”

“漫長旅程中的一小步…”

龔春漢第一時間沖出了會客室…

聽到這個聲音以後,龔春漢下意識的轉過頭…

他停下來,抬頭仰望著蒼穹,瞇起了眼睛。

視訊…

“我們光伏產業,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當然,他們也看到了一輛輛物資車,每一天都會經過一座座山間,峭壁中行走,為了山上那一批堅守的人,帶來了更多的補給…

說完以後,他看著所有人。

彷彿一陣陰霾,再一次籠罩在所有人的內心深處。

最終…

龔春漢沉默。

“可是,我們突破了一項技術,但更多的技術,我們被卡著脖子,譬如,我們的串焊機…”

2012年的陰霾,於他們頭上籠罩,他們被折磨得痛苦不堪,有些甚至是破產重組,然而,此時此刻,他們內心深處,卻唯有激動!

“過去的很多年中,我們盡管知曉單晶矽效能的各種好處,然而,因技術問題,我們始終都在用更廉價的多晶矽…”

歐美著名獨立經濟研究機構預測研究所的一項研究顯示,這一次對歐方的損失,不止是在經濟上,更導致了歐方消費者對光伏產品的安裝及相關服務的需求大量減少,導致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與此同時,他們突然意識到,歐方光伏產品的原材料、部件、製造裝置的生產供應商,損失了接近7成的生意…

“走!我們也該走了!”

他們喝了一杯又一杯茶,抽了一根又一根煙。

燈光下。

一道金燦燦的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短暫地停留了一下,在享受著什麼東西。

“以後,在我們機器上畫一個圈,就賺走我們幾十萬,幾千萬美元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開啟門…

他背後的那個大熒幕上,突然閃爍著一則視訊…

“我們贏了!”

會議室裡開始變得越發寂靜,也越發壓抑了起來。

“但!”

這是幾個月前加入到實驗室的研究員,雖然是新人,但技術卻不比任何人差,在實驗室裡做的每一項實驗,都有參與,更是實驗室裡最重要的人員之一。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青年聲音弱弱地響了起來。

“我們,突破了單晶矽領域的量產化技術!”

“製定我們自己的規則!”

他們雖然有信心,但是,他們需要時間!

這個世界,從來都沒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每一次價格的漲跌,都讓我們恐慌,每一次的合作,都異常地卑微,近乎討好似地看所有人的臉色…”

華夏始終都是退讓的一方。

一步步走出了會議室。

每天都在上演著獵人與獵物的故事。

他們看到了塔拉灘77.9平方公裡光伏產業園上一片片嫩綠,在春風的吹拂下,正探出了一個腦袋…

“我們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這種代價,一度讓我們整個行業,都在黑暗之中,被撕裂、被絞殺…”

“去哪?”

如潮一般的掌聲響起。

“從光伏、從半導體、從航天,從各行各業…”

當華夏商務部門,公開回應將會堅持對等的反製,對等的調查以後。

但,一味地忍耐與退讓,卻從未得到過任何的尊重,反而讓他們越來越囂張,越來越覺得,你便是好欺負的。

“過去的2012年,我相信,是我們整個華夏的光伏產業最落魄的一年…”

“這樣的日子,結束了!”

3月2日。

“我們每一位同事,每一位同仁、同胞,都用血和汗水,鑄造了一個又一個的奇跡!”

自華夏加入WTO開始至今。

他們掌控著這些企業的命脈,甚至自以為是地掌控著一個又一個行業的興衰,在傲慢之中,掠奪著無數普通人的成果與功勛…

“但在多晶矽領域裡麵,我們除了被動地給西方送錢以外,我們掌控不了任何東西…”

“這一次,我們沒有退!”

“從綿延不斷雪山,到荒漠…”

緊接著…

一秒一秒的時間過去,會議室裡並沒有人出來,也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當揭牌的剎那間…

“在QH省的廣袤戈壁上,我們的風能、光伏可開發量在未來分別可以達到7555萬千瓦、35億千瓦!”

龔春漢站在張勝旁邊,深深吸了一口氣,詢問著張勝。

不知道過了多久…

“再漫長的戰爭,也終歸有勝利的一天!”

那個青年的聲音再度響起。

目光看向了遠方的蒼穹。

整個環節中,太多太多的因素,被卡著脖子了。

龔春漢露出了一個笑容。

3月初,僅僅一個月時間不到,這場以保護歐美企業為名,實則是扼殺的雙反調查,間接導致歐盟在1個月內,接近20家本土企業破產,損失了接近1萬多個工作崗位,以及接近20億歐元的附加產值的損失。

張勝在這群人中間,目光平靜。

2013年2月份。

大到航空發動機領域、小到以一塊以納米為單位的工程軟體晶片…

“接下來的戰爭是漫長的…”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

“我們三頭在外,而我們?我們除了廉價的勞動力以外,我們似乎是一無所有…”

“但,好在,我們活了下來!”

“我們為更多的人,更多的家庭,更多的企業,輸送電力…”

看著一雙雙眼睛,張勝也被感染,但他終歸掌控情緒專家,隻是露著激動地笑容。

隨後…

“未來,我們會遇到更多的坎坷,也會如同光伏產業一樣,陷入黑暗之中,被卡脖子,被逼到角落,退無可退…”

“從東部到西部…”

他們看到了曾經風沙吹拂的荒漠,已然漸漸有綠洲化的趨勢…

“張總,怎麼樣了?”

華美博弈十年。

“在我們無數研發同事的幫助下,在我們現場,幾乎所有企業同仁的鼎力支援下!”

而荒漠中…

遠方蒼穹上,橘紅色地晚霞籠罩在天邊,給大地映上了一層瑰麗的色彩。

“任何想將我們推入深淵的人,隻會讓我們變得更洶湧,讓我們爬得更高!”

“我們,成功了!”

耀武揚威的西方群體,用趾高氣揚的目光,俯瞰著華夏的一家又一家企業…

無數的歐美高層突然意識到,這場由他們掀起的光伏產業戰,卻並沒有像曾經其他的一係列產業一樣,按照他們預想得往原先方向走。

“但!”

“我們理論上實現了量產化,但也僅僅是理論上…”

然而,這一次的打擊,並沒有讓華夏商務部門屈服,更沒有讓華夏無數的企業順從,反而態度更為強硬了起來!

這一次,越來越多在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場中活下來的企業大舉搬離了歐美,返回了華夏的懷抱。

坐著一個個人,曾經華夏的三大光伏巨頭英離、蘇洲德尚、天和光伏的負責人都坐在下方,除了他們以外,還有無數的華夏光伏從業企業,也坐在下方,這一刻,他們目光看著講臺上的那個身影。

“在過去的十年裡…”

“我們會贏嗎?”

“會贏的!”

許琳琳默默地給這些人倒茶…

而華夏這邊的眼神卻分外堅毅。

此時此刻,她也被這些情緒所感染到,她望著一根又一根抽著煙的龔春漢。

他再一次對著所有人鞠了一躬。

但戰爭的本質,從來都不是什麼高大上的博弈。

隨後,他推了推眼鏡,看向前方,再一次朝前走去…

一條驚人的視訊,頓時,在整個歐方原材料市場炸開,無數的多晶矽廠商盯著那條視訊。

他再一次揮了揮手!

緊接著…

他們看到了遼闊的原野上,三千米海拔的塔拉灘上,一片片鱗次櫛比,由光伏板匯成的“藍色海洋”,陽光下泛起層層“漣漪”。

“但,我們贏的,可不僅僅是這一仗!”

張勝默默地站著!

“我們都活了下來!”

“這一仗!”

有人熱淚盈眶、有人激動、有人大喊、有人泣不成聲。

會議室下方。

他們在憤怒、咆哮、再一次從各個渠道指責著華夏這一次必會為此行為而付出代價!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但,各位,我相信,我們絕對不會滿足於這一小步!”

千禧年。

所有人都很清楚,這場會議,代表著華夏光伏的未來,以及他們的未來。

“從祖國的最西邊,邊陲之地,到東邊…”

最終,他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他們也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身影。

“在未來,我們會連成一條線,而在這條線上,我們終會打通一條又一條路…”

與此同時,其他的研究人員和企業負責人,也盯著眼前這個站在人群中間的年輕人。

隨後,在掌聲中,他的身體微微晃了晃。

他並沒有和商務部的人員一起,送這些歐方人員上車,而是就這麼淡淡地看著那些傲慢的人,在上車的時候,仍舊闡述著自己的立場。

蘇洲。

是一道風沙吹拂的荒漠!

“會贏的。”

彷彿和光融為了一體。

華夏無數人,隻能默默地看著,不甘心卻又無能為力,隻能低下頭,簽訂一份又一份不平等的協議。

遠方傳來了一陣陣嘈雜聲。

隨後,他看到一行人浩浩蕩蕩地從會議室裡走了出來。

這些身影中,也有挖機在陡峭的山間開路而導致山體滑坡,挖機來來不及撤走,最終被掩埋,被救出來以後,師傅驚魂未定,但最終咬咬牙,繼續坐上挖機…

“從昆侖山,到疆域…”

張勝沒有回應,而是看著歐方那些人坐上了車,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這一次,我們隻是往前走了一小步!”

當晚霞消退,當大地再次陷入黑暗之中的時候,所有的情緒已經壓抑到了最低點。

一個個畫麵!

這一刻…

這是我給這世界上的第一堂課。

“原料、核心技術、市場…”

一張張或年輕、或堅強的麵孔,在風沙彌漫,讓人驚悚的自然之間,一步步前行…

反而,黑暗森林中,像是包裹在文明外衣下的弱肉強食。

歐方的眼神看起來很難看,悶聲不吭地帶著人離開了商務部門。

他平靜的說出了這番話。

一家剛掛上牌的工廠大會議室裡。

“當然,不止是塔拉灘!”

隨後,他慢慢地走向了會議室的最高處,揭開了一塊名為華夏半導體聯盟的牌子!

這些年,龔春漢一直都堅守著在塔拉灘上的荒漠中,在風沙中,窩在那間實驗室裡,度過一天又一天…

“以後,我們也不會再退了!”

張勝的身影在燈光下,忽明忽暗。

“但,從現在開始,我宣佈!”

曾經那個意氣風發的青年,此時此刻看起來格外的憔悴與蒼老。

這些身影中,有些在漫天風沙中,從山底往山頂人工拉電纜、一塊一塊背運光伏板上山…

一個個身影…

龔春漢隱約記得,這個青年似乎是張勝親自打電話,從老美那邊邀過來的。

“這是,我們的塔拉灘電站!”

無數人的身影都站起來。

張勝的聲音漸漸高亢,散發著激情四射!

掌聲中,張勝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在第一時間,將華夏在歐方僅存的企業,進行一係列的打擊。

張勝的身影越發得高大。

身影消失在光芒中。

(全文完)嚇死過人!”“這麼恐怖嗎?”“我說得還是簡單了,你們如果身處於放映廳,你們就知道這種恐怖了,說實話,我現在都不敢將手機放在床頭了,我生怕床頭的手機裡會突然響起那種恐怖的鈴聲,然後,看到貞子從手機裡一步步爬出來!”華夏。貓撲熱搜裡,到處都是關於《七日殺》的貼子。很多出國看了《七日殺》的網友們,強烈地安利《七日殺》,並且有一些細心的網友,在網路上特別標注了《七日殺》的上映國家!四月底的時候,《七日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