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雪餅 作品

第586章 校長圍觀估分

    

睛,感覺到身體非常疼痛。艱難的按下旁邊的開關,房間的燈亮了。捂著似乎斷掉的肋骨,他像是一個蝦米一樣,蜷縮在床上,艱難下床。開啟臥室的門,走向洗手間。開燈後,鏡子裡出現了一張嘴角溢位血的臉。是自己。“好疼…鈤你媽,好疼…這是夢嗎?”而這如果是夢?那麼,剛才自己變成一個視角,看到‘他’跟周芙在KTV裡搭訕,看到‘他’跟孫暢在校門口站著,最後看到‘他’被一個男的猛揍…那,又算什麼?(本章完)佰度搜尋悠久...“高情商。”周芙緩緩打出OK的手勢。

“真會舔。”何思嬌打出塞拉斯點踩。

“行,先估物理吧,肖陽老師還有事。”老莫笑了笑後,就讓陳源跟肖陽把物理的分給估一下,接著又對大家說道,“同學們,有不太清楚怎麼評分的地方,老師都在這裡,可以喊老師們幫忙的。”

“劉老師,這裡來一下。”一個女生舉起手,喊道。

“我還是你?”劉芳不解的看著劉欣。

“我是雪莉劉,當然是您啦。”雪莉劉笑著說道。

然後,大傢夥就都被逗樂了。

《幽默》。

老莫見沒人叫自己,遂走到唐建的旁邊,直接跟他對起了答案。

兩個人在合計之後,算起了分。

扶著額頭,唐建有些頭疼的說道:“應該95左右…不是很好啊。”

“這次比較難一點,你大半年沒學,及格差不多就行了,比你平時也少不了多少吧。”老莫安慰說。

“啊,是差不多。”唐建感覺到了,畢了業之後,老師都成好人了。

“雪莉老師,給我看看作文。”

“來啦。”

班上,就開始緊鑼密鼓的估分浪潮,氣氛一時間跟菜市場一樣,出奇的熱鬧。

而在操場上麵當工具人拍照的何洪濤,則是有點急躁的等待著。

一輪又一輪。

在拍照結束後,終於鬆懈了一口氣。

然後,直接就前往十八班。

他這幾天問過陳源幾次,估分情況如何,這小子就是不肯估分,可把何洪濤急死了。

聽有人說,四中的石一這一次估分的範圍726到730。

這種難度的情況下,這個分數,也太有壓迫感了!

但凡這個區間,都是狀元的極其有力競爭者。

而一直在第三的劉易陽,估分也有個720,一個相當牛逼的成績。

現在就看陳源了。

保二是肯定的,爭一纔是關鍵!

急死人了,真是急死人了。

這陳源,會不會其實已經對完答案,但不想跟別人說,所以一直不告訴自己吧?

那到底是因為太好不想告訴。還是因為沒那麼好,不想告訴?

急急急!

就這樣,他直接去到了十八班。

在進門的時候,所有目光便直接投向了他。

而老莫,則是跟達康書記遇到餘糧書記一樣,小跑的過去,笑著問道:“何校,怎麼了?”

“我來看看大家估分情況…”何洪濤說道。

對此,十八班的同學們恨不得當場就陰陽怪氣:我,來,看,看,大,家,估分情況~

十八班有集貿好看的。

看陳源就說看陳源,虛偽!

為了擁抱一個人,笑著擁抱了整個班是吧?

果然,他瞄著瞄著,就走到了陳源的旁邊。

還假模假樣看看別人!

唐建:看我估分那兩下我都覺得惡心,小何!

“對的不少啊。”看著唐建的英語估分,何洪濤笑著說。

這好像是教育局唐處長的兒子。

“誒,運氣還行。”唐建笑著回應。

過譽了,何處何處。

“噫,英語140啊,周芙伱厲害啊。”何洪濤又瞄到了周芙的英語試卷,驚喜的誇贊道。

“這次的英語很簡單,又恰好是我的長處。”周芙嘻嘻的回答道。

“那總分怎麼說?”

“…呃,還可以吧。”周芙很不好意思說,自己也就英語比較長了。

其它科目,就並沒有那麼突出了。

不過這一次考得真還挺不錯。

在數學那麼難的情況下,也600了。

“嗯,不錯。”

這樣點了點頭後,何洪濤就站到了陳源的後麵。

真實。

而陳源因為一直在比較專注的估分,所以並沒有跟何洪濤打招呼。

哪怕是他進教室的時候,也沒有抬頭去看一眼。

當然,何洪濤並不是這種小心眼的人,他知道陳源比較忙,現在很專注。

他纔不會因為這種小事而鬧脾氣呢。

陳源心裡有自己,那就足夠了。

誒…好奇怪的說法?

“這裡錯了啊,有點可惜。”

在對化學的時候化學老師有些遺憾的說道。

聽到這個,何洪濤心一緊。

怎麼滴,化學考砸了?

於是,特別在意的看向了陳源。

陳源也扶著額頭,有些遺憾的說道:“是啊,差點就滿分了,當時沒注意。”

“沒事,已經很高了。”化學老師安慰的說道“這次化學能滿分的人比較少,不,是很少,能97很好了。”

“嗯。”陳源也點了點頭。

還有97啊…

那嚇我一跳!

真是的。

“那這樣的話,理綜的總分就是108,97,90…295了。”陳源在算出來後,表情比較平淡,沒有什麼波瀾。

旁邊的同學都驚訝的臥槽起來,但幾個老師,卻比較淡定。

因為他們都知道,這個分數贏不了石一。

“哎,可惜了,化學要是滿分,應該就和石一差不多了。”陳源說道。

“沒事沒事,還有英語和語文。”老莫拍著陳源的肩膀,安慰說。

“目前為止,總分就是445。”陳源說。

“OK,我給你把英語作文分算了一下,然後總分大概在145,到148之間。”雪莉劉說完後,特意的補充道,“145是我覺得的最低下限,我認為的話,146是沒問題的。”

“那目前就是591!”何洪濤忍不住的喊出了聲。

失,失態了。

不過沒有人計較。

“如果語文在135以上的話,那最低分也在726,追平了石一的最低分。”老莫有些緊張的說道。

最後,隻剩下語文了。

也就是高手所看的學科。

就這樣,所有人就看著陳源和劉芳進行估分。

在對完之後,劉芳統計道:“非作文以外,應該扣了個10分。”

我還是不如牢婷啊。

陳源在內心感嘆道。

不過牢婷那個水準,全天下也沒幾個人比她更強了。

別人知道我輸給牢婷不丟人。

“那作文如果在50分,那總分就是721,如果在60分,那就是731…”老莫算起了總分的區間。

“那作文起碼得55分。”何洪濤說。

“至少得57分。”陳源反駁說。

“也是,石一最低分是726,不能夠按照最低算…”

談及於此,何洪濤緊張的攥緊了拳頭。

作文要在57分,就有機會和石一打平,或者險勝。

好強的對手!

“58分比較穩一點。”老莫也說。

“58分的作文,這可太難了吧…”雪莉劉已經快要被嚇得發抖了。

算個分而已,怎麼這麼強的壓迫感啊!

“我覺得我的作文,有可能到這個分數。”陳源抬起頭,有些自信的說道。

這下子,何洪濤也有自信了。

他可是看過陳源作文的,那水平真的是相當不錯。

“你還記得作文寫的啥嗎?”老莫說,“劉芳老師參與過作文評卷的,非常權威你給她說一下。”

“嗯,我基本上清楚改卷的要求和。”劉芳認真的說。

就在大家在等待的時候,陳源突然開口。

眾人都愣了一下,然後才發現,這小子在背作文!

“臥槽,不愧是研學冠軍。”

“噓。”老莫連忙比噓,讓大家安靜。

就這樣,大傢夥聽著陳源,從頭到尾,將他的作文緩緩的讀出來。

聲音,很好聽。

作文的氣勢和格局,也真的很大。

每個人,都感覺到是在聽書一樣。

水平很高。

劉芳則是頻頻點頭,表明認可,同時露出期待的笑容。

直到,

“這一路走來的華夏人,都是故事的講述者。而我們的好故事,還在生生不息…”

陳源講完之後,眾人寂靜了一下。

最後這個結尾,是真的有感覺!

“雞皮疙瘩起來了…”周芙是真的被感動到了。

自己兒子怎麼能夠這麼有才學啊!

“好啊。”何洪濤也鼓掌,“這個作文寫得非常好,比我們學校不少老師公文寫得還好啊。”

唐建也十分認可,這其中的底蘊。

我爹申論要是有這水準,說不定還能進步。

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劉芳。

而劉芳,在聽到最後,握住了拳頭,有力的點頭:“嗯,能贏!”

推薦一本,好看捏 (本章完),難不成找他要錢?笑死,他手上幾個錢啊。壞了!難道是被抓住早戀了嗎?陳建業頓時察覺到微妙的不對勁,這楊君憐似乎是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不然不可能突擊訪問。如果兒子在全然無知的情況下,跟他的小妹妹一起回家,甚至說還要帶到房間…那不是被當場逮捕?!被抓了事小,頂多就罵幾句。但要是陳源這小子骨頭軟,經不起拷打,三言兩語就把自己供出來,甚至連錢的事情都吐露的一乾二凈…那就完了!不行,我必須跟他站在同一戰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