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如山水 作品

第九百五十四章:上崑崙

    

理很多時候我都不需要這種方法就能夠看得到鬼的存在,可是這一次我用這個方法,主要是巾瑤說了不能隨便動用氣。我隻需要勇氣凝結於雙眼之中,我便能看得到這周圍的陰陽世界。可是不能用氣,我就隻能用最古老的茅山法咯,牛眼淚開陰陽眼,這便是茅山法術,這是以前爺爺教我的,他也帶我看過。吳胖子突然有些激動的說道:“那,那我能看看嗎?”我直接把瓶子塞給了吳胖子,對他說道:“可以啊,你自己取兩片柳葉出來抹在眼睛上,然後...--一番交談之後,時間也很快就來到了子時!吳胖子煮了朱老頭帶過來的雞,還有幾塊肉。

貢品都準備好了之後,朱老頭便開始在地上插上了三十六張請神旗。

這三十六張請神旗是按照三十六天罡陣佈置的,看得出來,請神力跟我們的法派也是一樣的。

當請神旗都佈置好了之後,他便讓我走進了陣法之中盤腿坐下,我按照他的吩咐坐了進去。

而他開始在陣法外擺壇作法,他的作法方式跟我們基本相同,隻見他在香爐上插上了三炷香,然後在香爐的兩旁點燃了兩根蠟燭。旁邊是貢品,有剛剛煮的雞肉,還有香蕉,蘋果之類的水果。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他便拿著兵馬符開始唸唸有詞了起來。

隨著朱老頭的咒語越來越響亮,周圍的空氣開始變得沉重起來,我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聚集。香爐裡的香菸嫋嫋升起,蠟燭的火光在微風中搖曳,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我閉上眼睛,集中精神,感受著體內漸漸湧動的力量。朱老頭手中的兵馬符開始發光,他高舉著,口中唸唸有詞,聲音迴盪在整個房間。而隨著他聲音的增加,周圍的變化也越發的明顯。

圍著我的請神旗開始散發出光芒,我們頭頂的天空也正在以迅雷之勢變化。

很快,地上的請神旗就從剛剛的紅光變成了金光,天上也多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這些光芒發出,會不會引起玄門的關注呢?

我這個想法剛出來,朱老頭便厲聲喊道:“彆胡思亂想,聚精會神的好好接受這一切!”

我連忙收迴心神,放下一切顧慮,很快,我便感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頭頂灌入,流遍全身,我知道,那是請來的神力。

我立刻按照朱老頭的指示,全神貫注地感受著這股力量在我的經脈中流轉。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變得更加強壯,彷彿脫胎換骨一般。

突然,朱老頭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接下來會很難受,你一定要撐住!”

隨著朱老頭的話音落地,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就像是要裂開了!

是神的力量進入了我的凡軀之中,這是強行灌入,強行壯大我的身體。

我咬緊牙關,忍受著身體內部的劇痛,每一寸肌肉,每一條神經都在承受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我深呼吸,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讓自己保持冷靜,用意念引導著這股強大的力量,在我的體內流動,試圖讓它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

很快,我就感覺有幾股能量猛烈的撞擊進入了我的體內,而我也在這幾陣猛烈的撞擊下沉沉的昏睡了過去。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周圍依舊亮著燭光,我依舊躺在請神旗中,隻不過葉青在抱著我,旁邊還圍著吳胖子跟巾瑤。

見我睜開眼睛,葉青驚喜的喊道:“少爺,您怎麼樣?冇事吧?”

我微微搖頭說道:“冇事!”

隨著我這句話說出口,我感覺有個東西從我的嘴裡崩了出去!

緊接著,我就覺得身體已經發生了變化!

如果說我之前的身體是帶著些許病症的,那現在這具身體已經變得十分輕鬆!

我立刻感受了一下身體的變化,現在我明顯的能夠感受到這具軀殼充滿了能量。

隻不過好像並不是所有的能量,我連忙聚精會神的感受了一番,九成,從六成恢複到了九成。

我連忙看向了葉青,道:“九成!我感覺自己擁有了九成的能量

葉青聽聞,愣了一下,隨後說道:“九成?真的隻是九成嗎?為什麼是九成,不是說能夠完全恢複嗎?”

我菸頭說道:“不知道,朱老頭呢?”

“他在那!”葉青抬起手來指向了壇法那邊,順著那邊看去,隻見朱老頭已經低下了頭,好像昏過去了。

“咦,剛剛他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昏倒了?”葉青驚訝的叫道。

我連忙起身朝他走了過去,走近才發現他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臉上也流下了汗水。

這是耗費了太多的精氣導致的,我連忙將他放倒,這一放倒,他就恢複了意識。

他虛弱的說道:“我……我儘力了!”

“嗯,彆說話,先好好休息!”

說著話,我就將他抱入了屋子裡!

一直休息到第二天,朱老頭才醒來,他醒來就告訴我神的能量隻能幫我到這裡,他已經竭儘了全力。說話的時候他還有一絲絲的愧疚,不過我並冇有責怪他,相反我很感激他。

爺爺給我指明道路,讓我知道除了毀滅黃依依之外還有其他方法恢複能量。而他,直接讓我從六成的能量恢複到了九成,這已經是逆天的突破了。

在大戰即將到來之際,我能連跳三級恢覆成這個樣子,屬實給我們的交戰帶來了巨大的幫助。

吃過早飯之後,朱老頭就離開了,我親自送他去到了村口!

離彆之際,朱老頭對我說:“祝你好運!”

短短的四個字,卻包含了他所有的祝福!

我點點頭,跟他揮手告彆!

站在村口,一直等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我才轉身回去!隨著身體的恢複,我感覺自己彷彿又回來了,那種與天地相連,能夠告知周圍一切的能力又重新回來了。

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甚至連空氣中飄浮的塵埃都曆曆在目。

回到結界內,我們又休息了三天,這已經是爺爺說的第五天了,不知道爺爺怎麼樣了,有冇有找到那些人。

不過不管他有冇有找到,我們這地方都不能再繼續待了,因為,這地方已經被髮現了。

早晨起床的時候,我們的周圍就佈滿了罕見的迷霧,我知道,是玄門的人找到了這個地方。

我連忙招呼葉青和吳胖子還有巾瑤離開,收拾好了東西之後,我們就馬不停蹄的離開了木村。

剛走出村子,吳胖子就問:“李先生,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我想了想,說道:“崑崙!”

葉青聞言一驚,問道:“少爺,您是說……”

我嗯了一聲道:“與其這樣躲著,不如直接應對,是時候給這一切一個交代了!”

--的痕跡,他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這事,您怎麼知道的?這種事按道理來說應該是機密吧?”老闆娘笑了笑,臉上有些得意的說道:“我兒子在警局上班,這是我兒子回家跟我們說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地方確實邪性!“還有嗎?後來是不是也發生了這樣的幾起車禍?”我望著老闆娘問。老闆娘說道:“對,後來也發生了兩起這樣的車禍,人都是從外麵被一輛車給追到這裡來的。當然,也有正常的那種,正常的那種雖然正常,可是聽著也很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