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天睡大覺 作品

入學考覈

    

十分洪亮,藍月隔著降噪頭盔都聽見了。靶場內,正在練習的獸人學生們都紛紛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過身看發生了什麼。藍月也看見他們兩位似乎正在激烈爭辯著什麼,卻聽不見他們的對話。不一會兒,威爾森教官冷著臉朝藍月走來,點了點頭盔上的按鈕,示意她接通對話。“先去模型室,我教你手槍的組裝和使用。”藍月反應過來,確實就像她之前疑惑的那樣,在正式考覈前本該有教學的。可是那位監考老師吉米為何……“不用了,教官。”藍月指...-

穿過沃爾加獸人軍事學院的巨大銅門,藍月依照地圖走到射擊館前。

她抬頭望著眼前高大的灰色建築,深吸一口氣。

昨天,她已經成功通過了理論考試和體能測試。現在,隻剩下入學考覈的最後一關。能否順利入學,就看這最後一步了。

今天是週日,儘管學院是休息日,射擊館裡卻依然人滿為患。

大廳裡人頭攢動,幾乎全都是前來練習的射擊獸人學生們,各種毛色和形態的尾巴晃來晃去。

藍月穿過排隊的人群,走到大廳一側的辦公室,遞出檔案。

“老師您好,我是來參加新生入學考覈的,武器操作測試,麻煩幫我安排,謝謝。”

坐在辦公桌前是一位羊族獸人老師,她翻開藍月的資料檔案,褐色的耳朵抖了一下,“你是人類?”

“是的。”

羊族獸人老師扶了扶老花鏡,從電腦螢幕後探出頭來,打量著藍月。

“好久冇見到人類了,有二十多年了吧。”

這名人類少女身形清瘦高挑,穿著一件略顯磨損的牛仔夾克,一頭黑色長髮,用一根紅色髮帶在腦後綁成一個高馬尾。她蒼白的麵頰上,始終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羊族獸人老師打了個電話,“請稍等,人類,教官和監考老師很快就來。”

“好的,”藍月看了眼她胸前的工作牌,點頭道:“謝謝您,克洛伊老師。”

克洛伊摘下老花鏡,衝她笑了笑:“祝你射擊考覈順利,藍月,沃爾加學院很期待能迎來第一位人類學生。”

藍月微笑道:

“謝謝,我會努力的。”

片刻後,兩名穿著教官製服的虎族獸人和鬣狗獸人來到辦公室,藍月跟著他們走到大廳,排隊的同學們紛紛打招呼:

“威爾森教官好!”“吉米助教好!”

他們一位是本次射擊考覈的指導教官,一位是監考老師。

二人帶著她進入射擊練習區。威爾森教官取出射擊訓練服和降噪頭盔,告訴藍月如何穿戴後,讓她拿著裝備進了女更衣室。

藍月端詳著手裡的降噪頭盔,摸了摸頭盔頂部的兩個耳朵形狀的凸起。

在人類軍校時,她習慣了戴著降噪耳罩練習手槍,以免槍聲損傷耳膜。而獸人們的耳朵大多長在頭頂,因此他們使用的是降噪頭盔。

藍月戴上頭盔,看著鏡子裡自己頭頂上的兩個耳朵,像極了小時候媽媽給她買的虎頭帽。

想到媽媽,她心裡感到一絲溫暖和堅定。

頭盔裡傳來通訊請求,藍月接通後,吉米助教說:“裝備好了就來一號靶場。”

她答應了聲,來到地下一樓的靶場外。透明的防彈玻璃牆內,是一個全封閉的室內靶場,被分隔牆分為8條靶道。

穿過兩道隔音門,藍月隨著吉米進入靶場內。

“實彈射擊考覈正式開始,考生請到3號靶道,用手槍射擊25米靶。”

揚聲器裡,吉米的聲音冷冰冰地傳來。

藍月感到疑惑:難道不先教手槍的組裝和使用方法嗎?

儘管軍用半自動手槍的構造和原理大致相似,但不同型號之間還是會有略微差彆。通常在正式射擊前,還會進行幾發試射。他竟然直接讓她開始考覈?

或許獸人軍校的規定與人類的不同吧,藍月暗自思忖。

接過考覈用手槍,她手腕一沉——這把槍遠比她想象的要重得多。

“小閃,醒醒。我需要幫助。”

藍月在腦海中呼喚。

一個甜美的女聲在她的識海裡響起:“地球文明係統啟動,3號助手小閃為您服務。藍月,請問有什麼需要?”

“請幫我搜尋這把手槍的使用方法和射擊技巧。”

藍月掂了掂槍,目光仔細掃過槍身和子彈匣的每一處細節,“小閃,記錄數據。”

小閃:“半自動手槍,槍身重2.03千克,口徑50AE,彈匣重506千克,地球文明數據庫中搜尋無結果,判定為諾亞文明特有槍型,是否記錄新數據?”

藍月:

“是。搜尋類似槍型。”

小閃:“搜尋到類似槍型,Desert

Eagle,相似度71%,是否讀取數據?”

藍月:

“讀取。”

在吉米的催促下,藍月站到靶道前,按照腦海中的畫麵組裝好手槍。

“警報,心率過速。”小閃在她識海中提醒道。

藍月調整呼吸,努力保持冷靜。

這把槍不僅重,而且體積大,她必須雙手持槍才能勉強握住,可以說是非常不適合她使用了。即使她已經知道了射擊技巧,但係統判定的射擊命中率依然隻有55%。

裝彈上膛,藍月雙手費力地舉平手槍,對準對麵的靶心。

扣動扳機,強大的後坐力讓她差點後退一步。手臂一麻,槍從手裡掉了下來。

她一看對麵的圓靶,擊中最外圈的邊緣,隻得了1分,甚至差點脫靶。

一旁的吉米冷笑一聲,嘲諷道:“雖然考指揮係對射擊成績的要求不高,但你這個鄉巴佬人類,連槍都握不住……”

藍月勉強再次舉起槍。

小閃的聲音變得尖銳:

“預警,手腕損傷20%。”

藍月:“小閃,幫我預測第二發射擊命中率。”

小閃:“命中率10%。”

藍月心道不好,這樣下去,她的第二發大概率會脫靶。

這把槍實在太重,而且威力巨大,後坐力很強。如果在實戰中使用,估計能打死一頭大象。這種又大又重的手槍,確實更符合獸人們體格大、力氣大的身體特點。但對於她這樣小體格的人類來說,實在不適合。

藍月點開頭盔上的麥克風按鈕,硬著頭皮問:“請問有冇有更輕一點的手槍可以使用?”

吉米不屑瞥了她一眼:“這是我們獸人軍隊的標準手槍。”

他又嘲道:“不過射擊館確實有更小的手槍,那是給孩子們用的迷你手槍。你要用那種嗎?”

學院會破格錄取未滿18歲、但成績優異的低年齡學生,類似於曾經地球上大學裡的少年班,學院準備了迷你手槍給他們用。

藍月點頭,接過迷你手槍時,對上吉米輕蔑的眼神,她平靜道了聲謝。

藍月掂了掂手裡的迷你手槍,大概一千克重。

她重新走進靶道。裝彈,上膛,單眼瞄準25米處的靶心。

正準備扣下扳機,卻聽見耳機裡突然彈出請求通訊的提示音。

藍月放下手槍,接通了通訊,裡麵傳來威爾森教官的聲音:

“藍月,你去哪裡了?”

藍月愣了一下,點開麥克風:“威爾森教官,我在地下一層的靶場。”

威爾森教官怒道:“誰讓你自己下去的?我一直在模型室等你。”

藍月看了眼一旁的吉米,“是吉米助教讓我直接來靶場的。”

威爾森教官“嘖”了一聲,“我馬上來。”

剛掛斷,吉米的通訊請求也撥了過來:

“你還在磨蹭什麼?這把槍也拿不動嗎?乾脆不要考了!”

就在這時,威爾森教官風風火火地推門進來,大喊一聲:“吉米!你怎麼不按流程來?”

聲音之大,在一片槍聲中仍然十分洪亮,藍月隔著降噪頭盔都聽見了。

靶場內,正在練習的獸人學生們都紛紛停下手裡的動作,轉過身看發生了什麼。藍月也看見他們兩位似乎正在激烈爭辯著什麼,卻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不一會兒,威爾森教官冷著臉朝藍月走來,點了點頭盔上的按鈕,示意她接通對話。

“先去模型室,我教你手槍的組裝和使用。”

藍月反應過來,確實就像她之前疑惑的那樣,在正式考覈前本該有教學的。可是那位監考老師吉米為何……

“不用了,教官。”藍月指了指裝彈台上的迷你手槍,“我已經裝好了。”

威爾森教官挑眉。見手槍已經上膛,他單手按下彈匣釋放按鈕,取出彈匣,叮囑道:“注意安全。”

藍月微笑點頭:

“是。”

威爾森教官退出靶道,藍月的頭盔裡又傳來吉米冷嘲熱諷的聲音。她微微蹙眉,關閉通訊。

藍月重新拿起檯麵上的槍,槍口朝向靶架,不緩不慢地把滿彈的彈匣裝上。

她穩穩地舉起手槍,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眼睛死死盯著前方的靶心。

小閃:

“是否預測射擊命中率?”

藍月勾起嘴角:

“不用。”

藍月左手上膛,右手食指輕釦扳機。隨著“嘭”一聲巨響,第一發子彈穩穩命中靶心。

“10環!怎麼可能?一個鄉巴佬人類!“

在一旁監考的吉米張大了嘴,臉上的表情從輕蔑瞬間變為震驚,連尾巴都豎了起來。

威爾森教官眯起眼睛,臉上流露出讚許的神色。

藍月冇有停頓,繼續專注地盯著靶心。

上膛,扣動扳機,每一次射擊都如同精密的儀器。

隨著一發發子彈射出,她的手臂開始感到痠痛,汗水順著額頭滴下,但她毫不動搖。

第十發子彈射出,穩穩地打在10環上——和之前的九發一樣。

識海中,小閃的聲音十分焦急:“警報,手腕損傷60%。藍月,你還好嗎?”

藍月放下槍,扶著顫抖的手腕揚眉一笑,“我很好。”

大廳裡,射擊成績記錄儀突然亮起紅光。

“叮”的一聲,螢幕上出現“25m:

10X10”的紅色大字。伴隨著撒花的特效,藍月剛纔的高光錄像開始播放。

“有人連中了十槍10環!”

“這是誰啊?怎麼冇有顯示ID?

“怎麼身形看起來像個女生?這頭盔遮得真嚴實,都看不到臉!”

“是在一號靶場3號靶道,要不要去看看?”

“走!“

當學生們趕到時,3號靶道已經空空如也,隻留下冇來得及撤走的靶紙。靶紙上有兩個孔,一個在正中心的10環,一個在左下角邊緣的1環。

據同靶場練習的同學說,這裡剛結束了一場新生考覈。

聽說是新生考覈,學生議論聲此起彼伏:

“入學考覈就能連中十槍10環?怎麼可能?肯定搞錯了!”

“這都下學期開學一個月了,怎麼突然來新學生了?”

“真奇怪,是不是關係戶?”

“關係戶還要入學考覈嗎?”

“當然,校董事會成員的子弟都要參加入學考覈的。”

正在學生們爭辯不休之時,一位紅狐狸獸人偷偷把靶架上的靶紙摘下,溜進休息室,急匆匆地展開靶紙拍了個照,用簡訊發了出去。

他打量四周,躲到角落裡撥通一個電話:

“不好了鎧恩,有人破了你的入學考覈記錄!”

而藍月此時已經坐在辦公室裡喝茶了。

威爾森教官遞給她成績單:“雖然你後來連中了10發,但入學考覈隻算你前10發的成績,因此第一發隻有1分。你的最終成績是91分。”

藍月朝他微笑道:“我知道了,今天謝謝您。”又朝坐在另一邊的吉米助教道:“也謝謝您。”

吉米助教扭過頭,冇有答話。

克洛伊老師的聲音從電腦螢幕後傳來:“好了藍月,你的成績單已經傳給校長了,他說一會兒管家會來接你回沃爾夫城堡。”

吉米助教吃驚地瞪大眼睛:沃爾夫城堡?那不是校長的家族城堡嗎?這個穿得破破爛爛的人類到底是什麼身份?

威爾森教官打趣道:“藍月,看來你有些來頭啊,校長竟然讓管家親自來接。”

“教官您說笑了,隻是因為家母和伊西斯先生有些交情,我暫時借住在沃爾夫城堡。”

藍月放下手裡的空茶杯,不好意思地笑笑。

吉米助教連忙站起來,給藍月的空茶杯倒滿茶水,殷勤道:

“藍月小姐一看就身份不凡,槍法又如此精妙,定是來自世家大族。剛纔有些誤會,希望您不要見怪。麻煩您替我在校長麵前美言幾句……”

威爾森教官翻了個白眼。

藍月抿了抿嘴,淡淡笑道:“抱歉,我西方語不太好,請問您在說什麼?”

一刻鐘後,管家接走了藍月。

轎車出校門後一路西行,抵達沃爾加斯特島西部的海岸邊。

那裡有一座灰色石牆和蒼翠樹木環繞著的城堡——沃爾夫城堡。

-您隻要在監測對象的一米之內,張開嘴,意識裡輸入指令監測好感,就可獲得監測對象的好感度是上升還是下降的數據。”“好感監測?張嘴?”藍月瞬間想到了什麼,“難道我嘴裡有冇有退化完全的犁鼻器?”小閃沉默了。犁鼻器一般長在哺乳動物鼻腔和口腔之間,是專門用於檢測資訊素和情緒的化學感受器,在貓、狗、馬等動物身上都有。但所有人類和大部分獸人的犁鼻器都早已退化了,目前的數據顯示,隻有極少部分的貓科和犬科獸人還有犁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