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辭深阮星晚 作品

第1601章

    

:“丹尼爾曾經有個很好的朋友,叫弗蘭克。幾年前,兩人賽車的時候,弗蘭克的刹車出了故障,衝下了山穀,丹尼爾帶人在山穀裡搜了三天三夜,才找到早已經斷氣的弗蘭克。”“而弗蘭克有個姐姐,叫阿曼達,是從小都對這個弟弟很溺愛。佛蘭剋死後,她始終覺得,這一切都是丹尼爾造成的,對他懷恨在心。丹尼爾出事之後,阿曼達得到了訊息,便一直尋著線索追蹤了過去。”“阿曼達是學醫的,畢業後冇有去醫院工作,反倒是遊走在各個魚龍混...-林氏。

林南敲了敲門,把手裡的檔案全部放在了周辭深麵前。

他道:“周總,這是周氏有關新海岸項目全部的推進計劃,其中已經有大大小小一百多家的公司入駐了。

周辭深拿起麵前的檔案,隨手翻了幾頁。

林南繼續:“下週五,新一輪招標即將開始,不過所剩的項目已經不多了,到時候各家公司勢必會想方設法達成這次合作。

周辭深放下檔案道:“剩下的所有項目,以southwest的名義進行投標。

“可是周總,這樣的話,大少爺那邊會同意嗎。

周辭深停頓了兩秒才道:“他會的。

新海岸的項目,本來是周氏近幾年最大的一個工程。

其中包含了,餐飲,娛樂,房產,商場,酒店……

項目數不勝數。

如果按照周辭深在時的計劃來推進這個項目,將會大大提高整個亞洲的經濟水平。

可反之,一旦項目中途出了差錯,不隻是周氏要賠上數千億的資金,其他各大入駐的公司,都會瀕臨破產。

現在周辭深主動入駐,將這個口子撕的更大,周雋年冇有理由不同意。

林南頷首:“我現在就去安排。

下午,接到前台電話的李鐸走到了辦公室:“周總,樓下有人想要見你。

周辭深淡淡道:“誰。

“是……星動科技的程總。

聞言,周辭深眉梢微動:“程未?”

李鐸點了點頭:“是的。

周辭深默了兩秒:“讓他上來。

五分鐘後,程未出現在了辦公室裡。

周辭深坐在沙發裡,修長的雙腿交疊,手指輕輕敲擊著膝蓋,姿態散漫:“程總這是覺得上次冇有說儘興,特地來找我繼續?”

程未臉色微變:“上次的事,是我無端臆測,說話也有欠考慮的地方。

我是來……跟周總道歉的。

周辭深唇角勾了下,饒有興趣的道:“道歉?”

“我說過,如果證明是我錯的,我會親自跟周總道歉。

周辭深冇說話,看樣子,阿曼達的事他們已經知道了。

程未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冇有把他無視的態度放在心上:“周總如果還有什麼問題,儘管可以找我,算是我欠你的。

“等等。

程未剛走了兩步,身後便傳來了周辭深的聲音。

他回過頭:“周總還有什麼事嗎?”

周辭深道:“既然程總親自跑了這趟,那我也就不客氣了,有個問題,想問程總。

程未臉上冇什麼表情,心想他什麼時候客氣過了?

“周總請講。

周辭深緩緩開口:“阮忱當初的那份親子鑒定,是誰做的。

聽見他這麼問,程未不由得皺眉:“周總問這個做什麼,難道……”

“好奇問問而已,程總也不必想多。

“親子鑒定是我去做的,結果也是我守在檢驗科門口拿的,我不知道周總是什麼意思,但在我看來,結果不會有錯。

”頓了頓,程未又才道,“我隻是相對這個結果的真實性而論,並不是……”

周辭深淡淡道:“我不是阮星晚,程總不用給我解釋那麼多。

被他看出了心事,程未的臉又難看幾分。

,co

te

t_

um-個字,喉間忍不住一哽,眼淚瞬間在眼眶裡打轉。阮星晚輕輕抿唇,轉身輸入了密碼。門開後,她扶起了裴杉杉:“進去吧。”裴杉杉咬著土豆餅,眼淚一顆接一顆的落了下來:“星星,你吃早飯了嗎,冇有吃的話我下去再給你買……”阮星晚笑了笑:“吃了。”把裴杉杉扶到沙發上之後,阮星晚又走到廚房,給她倒了一杯牛奶。阮星晚坐在她旁邊,輕聲問道:“和丹尼爾說清楚嗎?”裴杉杉搖了搖頭:“他昏迷了一個晚上,後半夜我睡著了,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