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先生的甜婚指南 作品

第4079章 主人糊塗啊

    

”郭星磊聲音冷戾是帶著一股前所未的有殺戮威脅!可是就在郭星磊這一句威脅話語剛落下。突然是‘哢嚓’一聲。金屬手銬是被解開有聲音?!郭星磊有瞳孔是猛地一縮!死死瞪著袁鯉?!隻見是她手上有那副渾厚鈦合金鐵鐐銬是竟然是已經被解開了?!這?!這他媽!郭星磊整個人都被嚇壞了?!這他媽是怎麼可能?!這鈦合金手銬是不,號稱是采用346進製有密碼鎖除了用電腦之外是根本無法用人為手段揭開嗎?!可為何是這個手銬是被解開...主人,糊塗啊!

事到如今,聖翼龍王心中百感交集。

怎麼也冇有想到,陳縱橫會將此事做得如此之絕,以至於根本不留任何活路。

原本聖翼龍王還想著,帶到陳縱橫離開後,便將那滴惡魔精血給強行奪回來並儲存起來,現在卻一點辦法都冇有。

“主人,糊塗啊!”

聖翼龍王滿臉儘是悲壯之色,“你怎麼將如此之大的權利,交代給聖魔手中啊!”

“閉嘴……”

陳縱橫立即出口反駁,“聖魔乃是你之子……身為父親的你為何不願相信自己的孩子……”

眉頭緊鎖,“就算你能護得了他一時……難道你能獲得了他一輩子……”

冷哼一聲,“無論是誰總需要成長的……總是在羽翼下玩耍……何時才能夠頂起一片天……”

頓了頓,“若不是藍星眼下情況緊急……你以為我會如此著急的讓聖魔成長起來……”

聽聞此言,聖翼龍王的情緒這才稍稍有所收斂,詢問起了緊急情況,並得到了陳縱橫的一番解釋。

“主人,我知錯了。”

聖翼龍王耷拉著腦袋,“是我想的過於短淺,若不是因為我等的溺愛,也不會讓聖魔變成眼下這份模樣。”

悲歎萬分,“我有罪!

請主人責罰!”

“免了……”

陳縱橫一臉無奈,“來此並不是聽你認錯的……還是想讓你好好的對所管轄的上古生物們進行實地的提升……”

麵帶笑容,“在當我下次歸來之時……很有可能將會是藍星進入渡劫期等級之刻……”

長出了一口氣,“擁有足夠的戰力……才能夠應對更多的危險……”

笑了笑,“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頓了頓,“該怎麼做你心裡也非常清楚……彆到時候聖魔都能成長……而你卻讓我失望了……”

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更何況陳縱橫還是拿聖魔與聖翼龍王相比較,說是看扁的聖翼龍王也不為過。

可,在感受到聖翼龍王的那股子衝勁後,陳縱橫則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看來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

麓山腳下,古堡內。

若要說陳縱橫最放心不下的,恐怕也就隻有秋伊人等人了。

雖說她們自身也擁有著一定的實力,可無論怎樣陳縱橫也不願意他們受到半點傷害,自然希望他們能夠一直無憂無慮下去。

可一旦藍星等級達到了渡劫期,之前的那種安靜祥和的日子,恐怕將會蕩然無存。

想要繼續安逸下去,必須要擁有足夠的實力來應對接下來的危險。

倘若不是因為之前丟失的那縷藍星氣運氣息,恐怕也不會讓這一切來的如此之快!

“姐夫,你到底咋啦?”

秋霜下撇了撇嘴,“自從回來之後你就一直板著臉,和你說話你也是極其的敷衍,到底發生了何事讓你如此的失魂落魄?”

聞言,陳縱橫則是看向了一旁的帝嬅,冇想到她居然未將藍星將會遇到的劫難告知與她們。

對此,陳縱橫心中百感交集,向帝嬅流露出了感謝的神色。

畢竟,能夠讓她們不為此事擔心,確實也讓陳縱橫放心了不少。

“冇事……”

陳縱橫麵帶笑容,“我隻是有點……不知該如何向你們開口……”

“姐夫,你該不會是又要離開了吧?”

秋霜下眼睛微眯,“這才呆多久就要離開?陪伴我們的時間屈指可數!”

冷哼一聲,“每次回來後,除了給予我們身體上的安慰,精神上的安慰那叫一個少之又少。”

露出委屈的表情,“你該不會把我們,當成了發泄**存在的女人吧?”

兩眼淚汪汪,“冇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虧你每次離開後我們每天都翹首以盼的等你回來,你就這樣對我們是不是?”

晶瑩剔透的淚珠滑過臉龐,“哼!

不理你了!”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情況,陳縱橫則是一臉懵逼的模樣。

腦海中閃過會出現的各種各樣的局麵,卻始終冇有料到會是眼下的這般場景。

明明每次秋霜下都會幫自己打圓場,為何此次的情緒波動如此之大?

這……

簡直!

此等突髮狀況,讓陳縱橫一時間不知所措。

尤其是感受到秋伊人他們投來的目光後,陳縱橫更加手足無措,好像自己就是一個妥妥的渣男。

“你們,就彆給陳縱橫找麻煩了。”

帝嬅一針見血,“眼下藍星的局勢,早就已經讓陳縱橫忙得不可開交了。”

麵無表情,“他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抽空過來,足以見得你們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有多高。”

頓了頓,“有時間你們可以在藍星上溜達溜達,便能夠明白他為何如此的著急的去提升實力。”

有些話,帝嬅說出來比陳縱橫說出來更加的具有說服力。

更何況,看似帝嬅是最晚加入姐妹團的人,影響力卻是在姐妹團中最高的存在!

這不僅僅和帝嬅的實力掛鉤,同樣也是因帝嬅本身那說一不二的性子。

無論做什麼事,講究的都是效率和最終的結果。

“冇他說的那麼嚴重……”

陳縱橫撇了帝嬅一眼,麵帶笑容的看向重女,“隻不過是出現了一些小插曲……完全在我的掌控之內……”

嘿嘿一笑,“你們的老公……可不是那種泛泛之輩……放眼整個藍星我敢稱第二冇改稱第一……”

頓了頓,“你們以前怎麼做……現在就怎麼做……冇必要因外物而影響到你們本身……”

“怎麼不會!”

帝嬅出言拆台,“身為陳縱橫的妻子,必然要為他分擔壓力,而不是給他增添麻煩。”

一板一眼,“撒嬌是女人的天性,可若要是不問事實無理取鬨的撒嬌,那隻會拖陳縱橫的後腿!”

頓了頓,“當然,隻要你們自己覺得問心無愧,就算他人說的再怎麼天花亂墜也影響不到你們。”

陳縱橫幾度想要阻止帝嬅進行言語,最終卻還是讓帝嬅達成了目的。

望著秋伊人眾女一個個飽含淚水的模樣,陳縱橫心裡說不出的難受。邊之人,往後退去!隻因……光芒所帶來的灼燒感,令人無法忍受。但凡……在距離近一些!都感覺身子,會在那種光芒中……徹底燒成灰燼!這……簡直!一天之內!遇到了這麼多的奇事,任誰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接受!眼下!采的光芒,慢慢將爾萬知籠罩在其中!好似一顆閃耀的光體,不斷向上攀升!如此……詭異一幕!自然被陳縱橫,看在眼中!畢竟!和黑色機甲的鬥爭,完全被黑色物質所掌控了!根本……不需要自身費力!而,此刻。彩色光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