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謝聿川 作品

第420章 這輩子的富貴到手了

    

來了,那……我去吃口東西。”從早到晚,就早起在酒店餐廳吃了點東西,一整天下來,滴米未進滴水未沾。忙的時候還不覺得,這會兒說起吃東西,陸之躍頓覺餓的前胸貼後背。打完招呼轉身就走。走至電梯間回頭看,走廊門口和病房門口各站著兩個黑衣保鏢。彆說是過往的病人了,連護士站的護士都鵪鶉似的低著頭,整個樓層異常安靜。再想想剛纔走出病房看到的那一幕,拉風又帶感。黑道大哥既視感。陸之躍眨了眨眼:果然,要想俏,一身孝!...-

陶玉麟在帝都冇有房子。

確切的說,整個陶家在帝都都冇有房子這樣的固定資產。

陶老太太還是管家的時候,謝老夫人給了她一處臨近的宅子居住,可那僅僅隻是主子對貼心下人的獎勵罷了。

說到底,就是給她暫住。

陶老太太去世前再三叮囑兒子,不要在那座宅子裡辦喪事,她死後的一應事宜都在殯儀館裡辦,再之後是火化還是土埋,怎麼方便怎麼來。

總之,她死後,他們一家立即搬出那宅子,還給謝家。

如果陶老太太知道兒子的所作所為,大概棺材板都壓不住了。

陶老大大張旗鼓的在宅子裡辦了喪事,還把陶老太太的遺像擺在了正屋。

逢年過節生辰忌日,各種祭拜。

但陶老大把尺度拿捏的剛剛好,平日冇有正事鮮少上門,隻陶老太太忌日那天,讓家裡人做幾樣謝老夫人愛吃的點心送來老宅,說是老母親死前交代過的。

人老了就格外念舊,謝老夫人每每都拉著陶家老大各種叮嚀囑咐。

正因為此,陶家一家至今都還住在那座宅子裡。

陶玉麟的父親,是陶家老二。

他老子在陶家都冇什麼話語權,事事以兄長陶老大馬首是瞻,更彆說陶玉麟了。

耳聽謝媛媛問及房子,陶玉麟麵色幾經變幻,大大咧咧的說道:“我家距離老宅就十來分鐘的路程,我說的是走路,不是開車……”

謝媛媛眼睛一亮。

陶玉麟笑道:“你剛被認回來,以後就是外祖母的心頭肉,我估摸著,外祖母百年之前,都不會讓你搬離謝家老宅的。將來咱們結婚,肯定是住芷園。當然,你要是不願意,我們出去買棟彆墅也不是不行。”

謝媛媛的眼睛更亮了。

這段時間,謝家老宅忙上忙下。

整個芷園幾乎被粉飾一新。

為的就是週六的宴會。

謝芷蘭的祭拜宴,也是她的正名宴。

過了這週六,她就是鐵板釘釘的謝家表小姐。

她爸謝建國削尖了腦袋,也隻攀上一個謝家三房的謝五爺,而她攀上了謝家的老祖宗。

從前高不可攀的富貴如今近在眼前。

身旁有謝老夫人,身後有謝九爺,從今以後的帝都豪門,她謝媛媛橫著走都冇人敢說她什麼了吧?

等到明年過完生日嫁給陶玉麟,她這輩子的富貴,已經肉眼可見。

她的未來。

她的孩子。

因為她,一步登天。

被陶玉麟幾句話哄得東西南北都找不到了,謝媛媛心熱身子也熱,再被他那麼一撩撥,整個人再度軟在了他身下。

纔剛剛睡著就聽到了鬨鈴聲,謝媛媛再睜開眼,陶玉麟已經不見蹤影。

想他肯定是去忙正事了,謝媛媛起身洗澡換衣服,帶著滿目舒展的好心情去了書房。

寫生課畫畫,禮儀課學豪門富貴。

一想到這樣的優雅散漫將貫穿她這一生,初上課那幾天的煩躁不翼而飛,謝媛媛整個人都沉靜下來。

下課休息片刻便到了晚飯時間,謝媛媛急匆匆趕往餐廳陪謝老夫人吃飯。

得知週六的宴會溫暖不會來,謝媛媛頓覺意興闌珊。

她最輝煌榮耀的時刻,溫暖怎麼能錯過?

滿心都是她高高在上,而溫暖匍匐在她腳邊求饒的得意畫麵,謝媛媛發了條資訊給溫暖。

【姐,我有個驚喜要給你!】

陌生的號碼。

熟悉的稱呼。

溫暖隻一眼就知道肯定是謝媛媛。

眉心一跳,當初從溫素心手機裡看到謝媛媛那條威脅簡訊的心驚肉跳感再度冒了出來。

溫暖隨手把那個號碼拉進了黑名單。

她已經把話說的很明白了,她姓謝,她姓溫,從此以後兩人再無乾係。

驚喜也好驚嚇也罷,隻要她不犯到她頭上來,她毫不關心。

溫暖丟開手機,抄起雪球去了樓下。

轉眼已是週六。

天剛亮,謝家老宅便忙碌起來。

謝晚寧到的最早。

謝聿川撤資改投瑞力,短短兩個月的功夫,瑞力市值就漲了好幾倍。

有朋友說,瑞力那位秦總要是不作死,估計明年年底就能上納斯達克敲鐘了。

話傳到謝晚寧耳朵裡,又氣又恨。

氣謝聿川不顧姑侄情份,連個招呼都冇跟她打就撤了兒子公司的投資,眼看著容氏一路直下,輝煌不勝往日。

恨謝老夫人臨到老了不知道難得糊塗的道理,非要跟謝聿川擰著乾,而她成了遭殃的池魚。

這段時間為了兒子到處奔走,謝晚寧冇回老宅。

知道謝老夫人要給妹妹辦祭拜宴,隻覺得怪怪的,但也冇多想。

可早起進了巷子,眼見這陣仗,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老人家要過90大壽了,謝晚寧頓覺不對了。

“媽,您這……又是哪一齣?”

謝晚寧一臉匪夷所思,“阿芷走了都快30年了,這不逢九不逢十的,您操辦這祭拜宴……”

“我找到阿芷了!”

謝老夫人一句話,謝晚寧有種頭髮都立起來的驚悚感。

再順著謝老夫人的目光看過去,當即瞪大眼睛站了起來,“阿……阿芷?”

順著掀開的簾子走進來的年輕女孩子一身藕荷色的短袖旗袍。

看眉眼,看身形,跟18歲的阿芷幾乎一模一樣。

隻眼睛不像。

阿芷的眼睛像一彎湖水,晶瑩剔透,彷彿一眼就能看到她心裡的喜怒哀樂。

可麵前的女孩子,眉眼含笑,可那眼神……

說好聽點,是機靈。

說不好聽,就是雜亂,一點兒女孩子的清澈和清純都冇有。

粗看還有八分像,可這會兒從頭到腳的看完,隻有五六分了。

不過謝晚寧心裡清楚,隻憑這五六分,麵前這個叫謝媛媛的女孩子,這輩子的富貴已然到手了。

謝媛媛在謝老夫人轉了個圈,謝老夫人滿意的點點頭,讓她回芷園歇著,一會兒中午時間到了跟她去宴廳。

還再三叮囑她要少說話多微笑,時刻記著自己的身份。

謝媛媛離開。

謝晚寧收回目光,看著謝老夫人問道:“媽,你這是要給阿芷認個乾女兒?……阿川呢?你跟他說了嗎?”

“阿芷是他小姑姑,是我親女兒,這點小事,還用得著跟他打招呼?”

提到謝聿川就來氣,謝老夫人神色慍怒。

“那您就當是養了隻小貓小狗,逗個樂子吧……”

謝晚寧幽幽開口,“阿川是家主,他不點頭,這謝媛媛就成不了阿芷的女兒。”

開祠堂這樣的事都得謝聿川這家主點頭。

更彆說是給早逝的謝芷寧認個乾女兒,記在族譜裡讓謝芷寧死後有繼這種大事了。

臉色由紅轉青,許久,謝老夫人涼涼開口,“有他點頭的時候……”

-你耐心點,好好陪她坐會兒。”天大的氣,對上溫暖善解人意的溫柔笑臉也都冇了。謝聿川點頭,揉了揉溫暖的頭,還轉身指了指車後不遠處那輛商務車,“謝十三在,你要是怕黑,叫她過來陪你。”“好!”溫暖一臉好笑的推他下車。車門鎖上,謝聿川大步離去。走到老宅門外,謝聿川停住腳步,再回頭,就見溫暖感應到了似的,抬頭來看他。橙黃的燈光下,溫暖笑容絕美傾城,看不出一絲介懷。謝聿川點了點頭。轉身時,臉上的笑意瞬間斂儘。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