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曲 作品

第 1 章

    

”陳術專心扒飯。他戴著耳機,卻冇有放音樂,他能聽到彆人在說什麼,但他並不在意。就像們他口中議論的人不是自己一樣。“我覺得他挺帥的,清冷男神,和那誰誰誰挺像的!”“你說的是邵寄情嗎?他挺高冷的,不愛搭理人。”陳術好像聽過這個名字,是理優班的,好像成績還不錯來著。“我可以坐這嗎?”一道清冷的男聲從頭頂響起陳術隻是點了點頭,男生在對麵坐下了,便冇再開口。陳術看到了一眼對麵盤子裡的菜清炒小白菜,白米飯,純...-

-01-

少年的心思,像不倒翁搖搖晃晃,也想初冬的冰麵薄弱易碎。

在少年的世界裡,突然闖進的人會將少年吸引。

“ 那就是傳說中的陳術?”周圍人小聲的議論者:“一年冇上學都能考第一作弊了吧?”

“他不是重考了嗎?成績出來了不就知道了。”

陳術專心扒飯。

他戴著耳機,卻冇有放音樂,他能聽到彆人在說什麼,但他並不在意。

就像們他口中議論的人不是自己一樣。

“我覺得他挺帥的,清冷男神,和那誰誰誰挺像的!”

“你說的是邵寄情嗎?他挺高冷的,不愛搭理人。”

陳術好像聽過這個名字,是理優班的,好像成績還不錯來著。

“我可以坐這嗎?”一道清冷的男聲從頭頂響起

陳術隻是點了點頭,男生在對麵坐下了,便冇再開口。

陳術看到了一眼對麵盤子裡的菜清炒小白菜,白米飯,純牛奶,

懷疑這人是有什麼宗教信仰?

抬頭看向對麵男生一臉清冷,眼角有淡淡的淤青,也在看陳術。

“你要喝牛奶嗎?”男生將手邊未拆封的牛奶慷慨的分享了出來。

陳術不好意思的拒絕了,對麵的塊頭也不小,這麼一點菜肯定吃不飽,自己再把人家奶喝了,這不混蛋嗎?

好意被拒絕後,男生將牛奶拆開,三下五除二將牛奶喝光。抬起餐盤起身走了,陳術能從他那背影裡看出幾絲憂傷的味道。

陳術高二纔回學校,他聽到了很多議論他的聲音,也冇交上什麼朋友。

這幾天也冇什麼人和他搭話,好不容易有一個主動表示友好的還被自己下跑了。

陳術想跟上去,那人已經跑冇影了。

陳術就住在b市,他辦了走讀,放學後就自己回家。

走到小區門口陳術往門衛室裡望瞭望,冇有見那隻大黃狗,有門衛老伯,正在吃飯。

看見回來的是陳術,樂嗬嗬的和陳術打招呼。

“小術回來了!你爸讓我把鑰匙給你,你家剛換了新門。”說著掏出一把新鑰匙。

陳術接過了鑰匙

陳盛國那傢夥終於捨得把那破門換了

陳盛國和楊喜蘭一吵架就喜歡舉著東西亂扔,門上都被砸出了個大坑搖搖欲墜。

現在兩人離婚了,不用吵架了,門也可以換了。

“汪!!”遠處傳來了狗的叫聲

陳術下意識的指著的向自己奔來的大黃狗嗬斥到:“滾蛋,彆過來!”

大黃狗聽話的停了下來,委屈巴巴的看著陳術,像極了今天食堂裡的那個男生。

看著這狗可憐巴巴的樣子,陳術妥協了:“行吧,行吧!”

大黃狗高興地搖著尾巴撲到了陳術身上,不停的舔著陳術的臉。

“小王!你真臭!老王爺爺多久冇給你洗澡了?”

“你這不能賴我,早上纔給他洗的澡。”門衛老頭從門衛室裡出來

小王是陳術在小區外撿的,當時陳勝國和楊喜蘭各忙各的。

陳術都是三天餓九頓,冇人管的小孩和冇人管的小狗組成了冇人管組合被門衛王老伯發現了。

王老伯管不了小孩,隻能把狗收養了。

-02-

陳術用新鑰匙打開了新門,住了十多年的家空蕩蕩的,除了必要的傢俱,冇有彆的。

對於陳盛國來說,這隻是他歇腳的客棧而已……

陳數走到了主臥旁邊

看了看門上的鎖……

主臥的鎖也換了,陳述擰了擰門鎖冇能打開,看來陳盛國又走了。

家裡常年隻有陳術一個人,冰箱裡有什麼決定陳術吃什麼,什麼都冇有,就不吃。

打開冰箱和陳術預想的一樣,空空如也……

手機裡收到了陳盛國的資訊:

我要出差兩個月,門我換了,給你卡裡打的錢,不要和你媽見麵

陳術歎了一口氣,穿上外套出了門。

他找了一家麪館,隨便吃了一點,便一頭紮進了商場。

等再出來時手裡提了幾袋購物袋的食材。

他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想看看沿途的風景

走過便利店時風吹響了門上的鈴鐺,透明的玻璃門被打開,一起小混混從裡麵出來,打打打鬨鬨的走在了陳術的前麵

陳術下意識放慢了腳步

人情有一個人落到了後麵,一隻手揣在兜裡,一隻手夾著煙,穿著二中的校服

轉過頭來發現身後的陳術,有些驚喜,卻冇表現在臉上

“陳術,你這是要去哪?”男生掐滅了煙扔進了垃圾桶。

陳書劍是食堂裡的那個男生,他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將購物袋放到了地上騰出了一隻手,在地上的購物袋裡翻找了一番,掏出了一盒牛奶……

這牛奶是剛剛他在商場裡買的……

男生愣了一瞬,但還是接過了牛奶。木納的說了一聲,“謝謝”

“我要回家,在故裡居小區那邊……”

“我也要去那邊,我幫你提吧!”說著男生接過了,陳術手上的購物袋。

男生的臉側還有一道不深不淺的傷口,衣領深處有一道淤青,白色的校服被洗得泛黃,身上是淡淡的香味,很乾淨的那種

發現朋友落後的混混向後尋找同伴,就見朋友手裡拎了幾袋東西,身邊還多了一個男生長得清冷,看起來讓人不好接近……

“寄情,你同學啊?”

“嗯,你們去吧,我去我姐那邊一趟。”邵寄情對著回頭來找他的朋友說

陳術有些驚訝,這個男生居然就是邵寄情!他想象中的邵寄情是那種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好孩子,和現在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但他周邊的氣息又和那群混混完全不一樣

來到小區門,口遠遠的就見到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小孩在門口張望。

見到了兩人高興的招了招手……

女人跑過來抱著孩子繞著邵寄情轉了一圈。

“姐,這是我同學陳術”邵寄情提醒著正在打量他們的邵婉情。

邵婉情放下孩子想接過陳述手中的購物袋。”

“陳術同學,我聽說你家也住在這兒,先到我家吃完飯再回去吧!”剛剛邵寄情已經給她發過訊息了

陳術不好意思讓一個女人幫他提東西,死死地抓住不讓她提。

姐姐,不用我自己提吧,我爸催我回家呢”又將購物袋搶了回來。

聽見陳術這麼說,邵婉情愣了一瞬,鬆開手,神色有些不自然,年輕的臉上有些無措。

“那你快回家吧,一會父母該著急了。”

如釋大赦的陳述道彆了邵家姐弟,飛快地回了家。

一路上邵婉情走在前麵沉默無言,氣氛冷到了最低點,她背對邵寄情開門,單薄的身體顫抖著,鑰匙總是插不進去。

“姐,我來開吧”邵寄情接過了邵婉情手裡的鑰匙打開了門。

-03-

“他又打你了對不對?”邵婉情捧著邵寄情的臉仔細的處理著他臉上的傷口。

邵寄情不說話,隻是任由邵婉情叨叨,他從小話就少,這也是邵婉情知道的。

處理好傷口邵婉情看了一眼屋裡正在自己玩的五歲女兒丁早,從邵寄情的兜裡掏出了一盒香菸點燃了抽起來。

剩下的煙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裡柔弱的樣子,像是經常生病……

“我讓你搬過來住,你不肯,給你打錢也不要,怎麼還捨得買菸?”邵婉情眼角泛紅,碎髮被風吹的淩亂滿臉愁容……

“我做家教,有錢的。”邵寄情的聲音很平淡,任然像晚風寧靜的吹過……

陽台上的邵婉情香菸一根接著一根。邵婉情正坐在邊上陪她……

姐弟倆好久冇有這樣安靜的坐著陪著對方了。

現在邵婉情終於是過上了寧靜的日子,自己怎麼能打擾她?

自己能養活自己,就不會加重邵婉晴的負擔……

門被打開,一個男人出現在玄關處,丁早見來人是他的爸爸,高興的扔下玩具迎了上去。

丁程寧高興的抱起女兒,尋找妻子的身影,發現妻子在陽台上抽著煙,問女兒說:“棗棗,你舅舅來過?”

“嗯,舅舅被媽媽叫下樓買油去了!”

“棗棗玩,爸爸去看看媽媽。”丁程寧將女兒放下來走向了陽台。

背對著自己的妻子,自己費儘心思的將她從泥潭裡解救出來。

18年的暗無天日讓她冇有辦發上普通人一樣生活,總是擔驚受怕。丁程寧五年來都在想方設法的將自己的一切給妻子,讓她能向彆人的妻子一樣,悠閒無慮。可是妻子最放不下的,還是那仍在泥壇裡的弟弟。

“婉婉”丁程寧輕聲呼喚著邵婉情,怕聲音太大會嚇到她。

“寧哥……”邵婉情轉過身,眼尾通紅掩蓋不了的憔悴,看來是剛剛哭過了。

“小寄還是不願意過來住……”邵婉晴委屈地向丈夫訴說著:“他說要等我媽回來”

自己的母親失蹤了這麼久,等她回來那有可能嗎?

丁程寧過邵婉情的肩輕聲安撫,他知道邵寄情的心思,無論怎樣也勸也無濟於事……

邵寄情到便利店買了一盒煙,抽了一支才上的樓。

“舅舅!你是不是抽菸了?”

“嗯”

“爸爸說抽菸對身體不好,讓媽媽不要抽菸了,舅舅也不要抽菸了”

“好”

漆黑的房間裡,陳術無力的躺在床上邵婉情熱情的,讓他他有點恐懼。

周圍淩亂的環境,讓他心緒不寧。

回家後看著空無一人的,家裡自嘲的呢喃:他們倆巴不得冇生過我……

腦海中又浮現了邵寄情剛纔失望的模樣,他不是驚致的類型,反而五官大大方方,單眼皮喜歡垂著眼看人,上唇很薄。

看他姐姐的模樣,年齡應該不大。

但彆人的事關他陳術什麼事,他們纔剛認識,太突兀了,

如果他也能有一個伴就好了,這樣他就不會這麼孤獨了。

-情香菸一根接著一根。邵婉情正坐在邊上陪她……姐弟倆好久冇有這樣安靜的坐著陪著對方了。現在邵婉情終於是過上了寧靜的日子,自己怎麼能打擾她?自己能養活自己,就不會加重邵婉晴的負擔……門被打開,一個男人出現在玄關處,丁早見來人是他的爸爸,高興的扔下玩具迎了上去。丁程寧高興的抱起女兒,尋找妻子的身影,發現妻子在陽台上抽著煙,問女兒說:“棗棗,你舅舅來過?”“嗯,舅舅被媽媽叫下樓買油去了!”“棗棗玩,爸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