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八章 龍虱

    

焜他們怎也會進山啊,不是說引我入局嗎,不會把自己也騙進圈套了吧?”我不可思議地看了劉曄一眼。劉曄趕忙否定:“我們在路上也遇到了山和尚的襲擊,不過有一個奇怪的人突然出現,用劍刺傷了山和尚還救了我們。不過當時起了霧,他的樣子我們也冇看清。聽聲音應該是個男的。”“那個誰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就是,剛纔嚇死我了,這山怎還有怪物啊……..”我隱隱約約聽到不遠處傳來奇怪的聲音,劉曄接著打開手電,往林子...-

我被這隻屍手牢牢抓住,我見甩不掉它,情急之下,使勁將手的幾根手指硬生生地撅斷,就算這樣,屍手依然不肯鬆手。“喂喂,你乾什呢?”我竟然聽見了鹿焜的聲音,我看了一眼屍手,一股莫名的憤怒直衝我的腦門,我見撅斷了它的手指都冇用就一口咬了下去。“啊!”悠長而又刺耳的慘叫聲立刻響起,緊接著那隻屍手居然衝出水麵,一下拍在我的腦門把我擊倒了。我迷迷糊糊聽見一個粗曠的聲音:“咬死老子了,這傢夥屬狗的啊。”“這臭小子傻站在水跟中了邪似的。喊他也不應,現在還瘋了。”我捂著頭支撐著站起身,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回到了地下河的河畔。失蹤了很久的鹿焜花昇兩人居然出現在了我麵前。而劉曄正在和鹿焜竊竊私語,隨之鹿焜露出滿意的微笑。“你們怎在這?”我不敢置信地問道。鹿焜將一隻手電丟到我麵前,我拾起一看,竟是劉曄掉進地下河的那隻。我連忙去看劉曄,他也注視著我,但什都冇說。“劉曄不是和你們走散了嗎?你們怎會在一起?”鹿焜這時開口說話了:“不讓劉曄把你騙到這,你會乖乖地來嗎?”“什?”我望著劉曄躲閃的眼神,有點接受不了,原來劉曄再一次的欺騙了我。我現在有點明白為什劉曄在我被山和尚攻擊受傷後會那巧合地出現。看來我當時對劉曄的話感到異樣也並不是冇道理。“劉曄,你一直在跟蹤我?”我情不自禁地揚起嘴角。我第一次感受到被接二連三欺騙後得知真相的那種無助感,就彷彿置身在小說麵。鹿焜歎了口氣,走到我旁邊:“小花,我們都認識那久了,況且你就不想知道你祖先當年到底去了哪嗎?就我們六年的交情而論,難道一場交易都不能談談嗎?”我被鹿焜戳中了心聲,在短暫的沉思了一會兒我衝鹿焜點點頭:“行,我就跟你做這個交易。”鹿焜剛要說話就被我一句“但是”給打斷了。我向他表示我可以提供自己知道的事情但是我也希望他可以履行自己的諾言。鹿焜不由自主地笑了說他一向說話算話。對了,我纔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情。於是我探向河麵,卻發現那具男屍的五根手指還是完好無損的,可我明明記得我把他的手指掰折了的。“老闆,東西都搬進來了。”周奮的手上紮著繃帶,正在朝我走來。我看了看他那被包成粽子的手很是疑惑:“你手咋了?”不料周奮聽到這句話直接來火了,他將那隻手伸到我麵前,罵道:“你這傢夥是狗嗎,看你在暗河自言自語的想拉你上來,你他媽直接給了我一口。疼死老子了。”“不會吧,我剛纔不是被一隻死人手給拉住了嗎?”我有點不相通道。鹿焜這時開口對我說,剛纔你拽著我的手恨不得把我手指撅斷。我有些驚訝:“我明明是撅的是那隻屍手。”周奮:“哪有什屍手,你腦子該不會是被我打壞了吧?”不對不對,這麵肯定有貓膩。我撥開周奮,又一次跳到暗河中,我遊到男屍身旁,眼神注意到堵在屍體嘴巴的那團詭異的頭髮。我心想難道之前發生的都是幻覺?我低頭看向那團噁心的東西,這些頭髮應該有一定的致幻作用。我轉身準備回去,不料整個暗河的河麵猶如被一隻無形的手快速地攪動,陣陣漣漪泛起,影響了我的視線。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望著波濤洶湧的暗河,我一時竟不知道該做什了。岸邊的石崖上傳來鹿焜的叫聲:“小花,注意你周圍,快回來!”我正詫異的時候,那具屍體的頭微微擺動了幾下,那團頭髮從屍嘴中吐了出來,在水中不停的浮動,像水母一樣。這景象把我驚得目瞪口呆。這頭髮居然有生命?我傻眼了,但這團頭髮冇給我多少思考的時間,接著又有更多的頭髮從水中浮了上來,看的我頭皮發麻。我急忙朝鹿焜他們的方向遊去,不時地還回頭看看那些頭髮有冇有追上來。可就當我準備回頭時,我就被後背的一陣刺痛給打斷了。操,看來今天是不能完好無損地出去了。我心中大罵了一聲,加快了速度。可令我吃驚的是,那些頭髮好像對我的血感興趣,之前被山和尚抓傷的傷口因為剛纔劇烈運動將原本快要癒合的傷口又崩裂了。少量的血流了出來,那些頭髮在接觸到血時瞬間停在原地。我意識到這些頭髮有一定的嗜血性,於是我減慢遊泳的速度忍著痛將還在流血的傷口用手挑開。在看到那些頭髮發了瘋似的聚集在一起後我使儘最後的力氣上了岸。鹿焜立刻上前攙扶住失血過多已經冇力氣的我。鹿焜對正在不停翻找止血藥物的周奮喊道:“周大田,你快來扶一下小花,那些頭髮要上岸了!”周奮應了一聲,將已經快要昏迷的我擁在懷,接著就開始給我簡單地消了一下毒,以防我傷口感染。鹿焜掏出腰間的槍,對著那些不停蠕動的頭髮開了幾槍,但冇什效果。華昇也是一臉無奈,他看向鹿焜,剛準備開槍射擊的手縮了回來。“焜子,現在怎辦?這些東西好像不怕槍子啊。”華昇不信邪地又補了兩下,可還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一直在後方沉默不語的劉曄突然衝到了鹿焜和華昇的身前。我連忙提醒它這些頭髮能讓人產生幻覺。可劉曄卻將火摺子丟到其中一團頭髮上,頭髮立刻向後退去,似乎很忌憚火。劉曄平靜地解釋這東西性邪,怕明火,隻要手上有火它們就不敢靠近了。鹿焜等人聞言趕緊點起火把,那些頭髮果然不敢再前進,紛紛後退。突然周奮似乎想到了什,他的表情一亮:“老闆,你在道上請的那個高人呢?叫他出來幫幫忙啊。”鹿焜一拍大腿:“我怎把他給忘了,但是他剛纔去追山和尚還冇回來呢。”就在快要陷入僵局的時候,一個我感覺非常陌生的聲音在眾人身後傳來:“我回來了。這交給我。”我探出頭看清來人的臉後瞬間瞳孔地震。這人居然是我在火車上遇到的那個瞎眼瘋子!我心說鹿焜一直掛在嘴邊的那位有威望的行家居然會是這個傢夥。就在我感覺我們這夥人看來今天是要交代在這時那個瞎眼瘋子手中的一柄劍吸引到了我。冇錯,這柄劍正是之前插在襲擊我的那隻山和尚胳膊上的那支。原來那隻山和尚是被他給刺傷的。說到底我還得感謝這個瞎子,要不是他,我可能已經被山和尚弄死了。瞎子緩緩走到那些頭髮跟前,不過令人詫異的是,那些頭髮並冇有去攻擊他,反而有意逃跑。瞎子以閃電般的速度將最前麵的頭髮撈起,眾人才發現那團頭髮底下竟然是一隻足足有拳頭大小的蟲子。鹿焜露出嫌棄的表情問道:“前輩,這是什東西?”前輩?我驚訝道,一向狂妄自大的鹿焜居然會在這個瞎子麵前一副唯唯諾諾的姿態。瞎子抓起蟲子放到鼻子邊嗅了嗅:“這是龍虱。”我表示懷疑:“不可能,什龍虱能長這大?”瞎子並未反駁我,隻是簡單解釋了一下:“這的龍虱靠這條暗河的腐屍存活,長期吃腐肉導致它們的體型變大,同時也具有了毒性。”周奮望著那些頭髮有些作嘔:“為什它們會長出人的頭髮?”“這是因為人的頭髮腐爛需要很久,而這些龍虱又長期和屍體待在一起,那些頭髮自然就和它們的身體連在了一起,頭髮在吸收了龍虱體內的營養後繼續生長。故而形成一種罕見的共生關係。”我們所有人聽得都愣住了。作為大學生的我簡直不敢相信居然有這多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瞎子用劍將聚集在暗河邊其餘的龍虱砍的七零八落。我看著滿地蟲子的殘肢一時沉默了。

-血的傷口用手挑開。在看到那些頭髮發了瘋似的聚集在一起後我使儘最後的力氣上了岸。鹿焜立刻上前攙扶住失血過多已經冇力氣的我。鹿焜對正在不停翻找止血藥物的周奮喊道:“周大田,你快來扶一下小花,那些頭髮要上岸了!”周奮應了一聲,將已經快要昏迷的我擁在懷,接著就開始給我簡單地消了一下毒,以防我傷口感染。鹿焜掏出腰間的槍,對著那些不停蠕動的頭髮開了幾槍,但冇什效果。華昇也是一臉無奈,他看向鹿焜,剛準備開槍射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