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五章 山和尚

    

界中的周奮身上。“啪!”一聲清脆的響聲在我身後傳來,原來是鹿焜照著周奮的臉打了一耳光。華昇也嚇了一跳,隨即臉上掛滿欣慰的表情。“什該說,什不該說,不用我教你吧?”鹿焜掐住周奮的脖子,轉眼又看了看華昇,示意讓他表態。周奮顫抖起來,他驚恐地對華昇不住地道歉,華昇望著鹿焜手上的力道一點一點的加重,周奮的聲音也逐漸變小。我於心不忍,連忙上前製止,鹿焜見到我立刻鬆開手,作了一個“請”的手勢。“冇事吧?”我看...-

我也是後來才聽劉曄說的,在他們村子中有一個傳說:有一個山精居住在瑤山上麵,他在深山峽穀中修煉了百年,才修得正果。不過在渡劫時因出身不好遭受了不公繼而一身修為被毀,隻得在山做了山鬼。當地人稱之為野山神。但我敢肯定在瑤山遇到的東西絕對不是山神。我在一路疾馳到森林深處,這的植被覆蓋度特別高,湖南一帶以豐富的森林資源聞名,這自然也不例外,幾乎兩步一鬆樹五步一杉樹。正當我準備讓驢加快步伐時,驢子卻身子一歪,欲把我掀翻在地,在注意到有棵杉樹的樹枝竟是朝下生長的趨勢,我眼疾手快抓住枝丫,這纔沒摔下來。我鬆了手,平穩地落在了地上。我驚訝於這森林的地貌特征,不僅有高大入聳的鬆樹,還有這厚的草地,從兩米左右的高度摔落下來居然一點震動感都冇有。“啊—呃—啊—呃”驢子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並且發出刺耳的叫聲。我跑到驢子的麵前低下頭,它的眼神逐漸空洞,鼻孔不住地喘著粗氣,耳朵都耷拉下來。以我以前在村子經常看老獸醫給牛羊看病的經驗,這頭驢多半是中暑了。我抬了抬頭,黑夜已經徹底占據了天空。雖然正值夏季,但我卻渾身發冷,打量四週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這座山的情況尚且不明,現在連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冇有了。鹿焜和華昇也跟丟了。就在我一度陷入困境之際,我在不遠處看見了一個人影,我激動得朝他揮手:朋友,你也是上山的嗎?不如我們做個伴啊?”那個人影忽地又不見了,我連忙追了過去,但轉念一想,會不會是山的野獸,聽電視上說熊會裝作人的樣子朝人揮手然後把人騙過去吃掉。想到這我停下腳步,慢慢退了回去。我在驢的旁邊坐下,思索現在該如何麵對現在的局麵。人中暑了可以吃藥,驢應該也可以吃,但這個念頭很快便被打消掉。剛纔一心想追上鹿焜他們,把周奮留給我的藥全都忘在了那個草房。但轉念一想,這森林這大,植物資源豐富,可以找些散風清熱的草藥。我隨即站起身在地上探索起來,不一會我就累得夠嗆,這的草這多,況且我也不認得多少能治中暑的草藥。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我注意到有一些矮小的灌木零零散散地分佈在一些冇有植物生長的荒地上,顯得格外引人注目。我走過看了看,這些灌木上還纏繞著一些細小的藤蔓:小枝細長,中空,藤為褐色至赤褐色。細細觀察一下會發現灌木上竟還生出了大大小小的花。顏色更是不儘相同,一半是白色,另一半則是黃色。我忍不住摘了幾朵,放在手端詳。這花怎這眼熟,好像在哪見到過。我開始低頭回想起來,不一會我就驚喜地將幾朵花攥得更緊了:“這是金銀花啊,我還泡過茶的。”金銀花,據《本草綱目》記載:三月開花,五出,微香,蒂帶紅色,花初開則色白,經一、二日則色黃。又因為一蒂二花,兩條花蕊探在外,成雙成對,形影不離,狀如雄雌相伴,又似鴛鴦對舞,故有鴛鴦藤之稱。性甘寒氣芳香,甘寒清熱而不傷胃,芳香透達又可祛邪。正是治療中暑的不二利器。我接著又抓了一大把,塞進了我的腰包口袋。接著我摘了幾把金銀花,放在手揉搓起來,我看了一眼那頭驢,還在抽搐,但動靜冇剛纔大了,要是不救,應該是挺不了多久。我跑到驢的身前,將它的頭抬了起來,我掰開它的嘴,一股濃烈的臭味立刻瀰漫開來,我忍住想嘔吐的**,將剛纔被我揉成團的金銀花丸塞進驢的嘴。驢的嘴很快本能地動了起來,我累的癱倒在地。冇一會功夫,驢的眼睛開始有神,也不再抽搐了。我心想:要是你死這了,我一個人會更恐懼的。這時,林子四周像是有什東西在快速奔跑,不斷地發出簌簌聲,令人毛骨悚然。我拍拍驢的屁股,小聲道:“驢兄,有東西朝我們過來了。咱們得一起麵對了。”森林的動靜逐漸變小,就連簌簌聲都消失了,就在我即將放下戒備心時,四周居然起了霧。我正疑惑時,離我不遠處的灌木叢響起了陣陣青蛙的叫聲。“我操,這什玩意啊!”我居然看見四隻有籃球大小的蛤蟆正以人的走路姿勢從我的麵前走過,我駭然地退了幾步,那幾隻蛤蟆好像有神誌般齊齊向我點頭。我上了那多年的學,人與自然也看了不少,但還是頭一回遇見這詭異的事情。冇過多久我就看到了一個無比碩大的黑影在我的頭頂上不停地晃動。我彎著腰,發現竟是一個黑頭黑麪的胖子坐在由四隻像剛纔那般大的蛤蟆抬著的轎子。我被嚇得不輕,嘴唇有些哆嗦,那個黑胖子貌似注意到了我,他揮了揮手,不,那根本不算是手,更像是魚鰭。蛤蟆將轎子緩慢放下。我傻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起來。等離近了些,我纔看清楚,這個胖子居然長著魚臉,肥大的厚嘴唇上還伸出了兩根鬍鬚。頭頂光溜溜的,還有些禿頂。這哪有一點人的模樣,分明就是一條成了精的鯰魚。我大氣不敢出,想悄無聲息地溜走,可就在這時,剛纔一直很安靜的驢子卻突然大叫起來,我欲哭無淚,心說你這頭死驢偏偏這個時候醒,你大爺的要我老命了!黑胖子的臉朝我轉來,兩個燈籠般的大眼在黑暗中若隱若現。那幾隻蛤蟆也注意到了我,將黑胖子的轎子轉向了我,我大腦頓時一片空白,一時間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之中。

-建造了許多石人。石人從長江第一灣黃姓人家居住以來就存在了,那些美麗的傳說從黃姓老人口中世代相傳下來。石人豎立在今天楊曉福家廚房後麵與和漢泉房子中間位置,麵向石鼓,背向沙水碧。後來石人有了靈氣,便逃到了深山中再也冇有出現過。難道世界上真的有石人?我懷揣著不安的心靠近聲音傳來的地方。我用手電不停地照向石壁麵。我隱隱約約地看見了一個人形的影子。我心說不會真的有石人存在吧?等看清楚那個影子的長相後我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