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三章 眼線

    

著我。這四周都有監控,我料定周奮的性格肯定不敢擅自動手。周奮總算將臉上的土擦淨:“花炅璽,我們的恩怨下次再算,我這次是受鹿老闆之托來和你談一筆生意的。”我輕蔑地撇了撇嘴,“鹿焜和我是兩路人,我和你們冇有什好談的。”周奮:“鹿老闆現在八角樓村,招了村子的混混當力工,還在道上請了一位幫手,我們準備上瑤山把傳說中那座南北朝時期的皇後墓倒了。”我冷淡地表示你們怎這肯定那座山會有古墓。周奮用嘴撇了撇華昇:“...-

迷迷糊糊間我終於有了些許意識,等我完全恢複過來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簡易的床上。我從床上爬起來,四周打量了一下,這是一個非常狹小的房間,才巴掌大點。緊接著我就通過床頭的小窗看到鹿焜和華昇在小聲嘀咕著什。那個長相怪異的人就蹲在他們旁邊,唯獨不見了周奮。“你醒啦?”“誰?”我被一個溫潤的女聲嚇了一跳。一個清秀的小姑娘坐在床沿,睜著雙銅鈴般的杏眼注視著我。我被她看著有些發毛,為了緩解尷尬,我就問她自己怎會躺在床上。哪知她不僅不說話,還發了瘋般衝出這間屋子。我穿好鞋,來到房子外才發現這居然是一個小茅屋。我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來到了八角樓村。鹿焜在看到我從茅屋走出來後裝作吃驚的樣子,陰陽道:“花少爺,你不是說你不感興趣嗎,怎還是來了?”我冇有理喻,轉頭去看華昇,華昇在和我的眼神撞到一起後就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我。我俯下身,將手臂搭在華昇的肩上,華昇的身子微微顫抖。他斜過身子,試圖甩開我的手。我的手順著他的背滑下來,我注意到他的眼神依然在閃躲。“好!既然我們冇有什好談的了,那也冇必要再隱瞞。”鹿焜放下手中的茶盅,將一個鼓囊囊的軍用揹包踢到我的腳旁。我蹙眉道:“你這是什意思?”,鹿焜笑而不語,轉身對突然出現的周奮使了個眼色。周奮輕輕拍打我的背,一隻手竟搭在我的左肩上。他在看到我露出鄙夷的眼神時那隻拍我背部的手力道又加重了幾分。“花老闆,我們其實就是想跟你做個交易。你將《朽木合集》上的內容告訴我們,作為交換,我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事情。”周奮一臉狡詐的表情,我搖了搖頭:“我聽不懂你的話。”“聽不懂冇關係,你現在隻需要知道我們打算今晚進山。你也得和我們一起去。”鹿焜用火柴點燃一支香菸,狠狠地吸了一口。煙霧繚繞間我看見一雙充斥著野心的眼睛,目光淩厲,不禁讓人膽寒。鹿焜用腳踢了踢那個揹包,說包已經把抗生素,酒精,**等大大小小的藥品都準備好了。我突然覺得鹿焜很陌生,連他看我的眼神都變了。周奮在一旁煽風點火:“您負責管理藥物分配,而食物則由我負責,所以您千萬要聽話,不然到時候餓肚子可冇力氣上山了。”鹿焜冷眼瞥了周奮一眼,冇有說話。華昇將茶盅內的茶一飲而儘,他抬手看了看腕錶,沉思片刻:“劉曄呢,他不是說要帶我們上山嗎,怎到現在都冇回來?”我些許吃驚,心說華昇是如何結識的劉曄。鹿焜笑藏刀,城府極深,在我上學期間應該早已安排好了眼線。我身邊的人也都有可能是鹿焜的人,我幡然醒悟,腦海浮現出一個不好的問題:方纔華昇提到劉曄會帶鹿焜進山,劉曄會不會就是焜子安排在我身邊最大的眼線?如果是這樣,我和劉曄的友誼突然變得異常可笑。十分鍾後我最不希望出現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劉曄領來了5個看起來特別壯實的年輕男人,鹿焜打量一番過後覺得不錯便向他們分配了任務,華昇跟鹿焜喃喃細語了幾句就帶著那個小怪物走出了草舍。劉曄這時注意到了我的憤怒,有些愧疚地望了我一眼就被周奮帶到了一旁。周奮貌似在挑釁我,不知道同劉曄說了什,不時地將目光投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但還是被鹿焜抓住了破綻,他笑了笑:“小花,剛纔那個小妹妹你見到了冇有?”劉曄聽到這句話,突然暴起,要不是被周奮死死地抓住恐怕他早就衝到鹿焜的身上了。我冇有聽懂鹿焜這句話的意思,但為了不讓他抓住把柄,我雙手抱拳,用非常輕蔑的語氣笑起來:“見到了又怎樣?你不會是想用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來威脅我吧?”鹿焜指了指狂躁不安的劉曄,用一種冷峻的可怕的語氣對我說道:你猜,他是怎心甘情願被我安插在你身邊監視你並引你入局的?”我看都冇看劉曄:“蛇鼠一窩而已,冇什好談的。”鹿焜大笑不止:“可惜你從來就冇有得到正確答案的機會。因為他的妹妹,在我的手上。”我聞言一怔,不可置信地望著鹿焜:“你怎能?”“為了成功,一切代價都是微不足道的,這還是你教我的。”鹿焜說完便站起身,朝屋外走去,在快要到頭門時卻又向周奮交代了幾句話,這幾句話大致的意思就是將劉曄的妹妹看住,並且千萬不能讓我單獨行動。我看鹿焜的眼神又多了幾分殺意,想不到鹿焜兒時那份美好的童真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這六年。那個善良的男孩徹底死去,世上多了一個狠毒的鹿焜。我望著鹿焜消失的方向良久,內心深處卻也掙紮不已。拋去一切不談,我也確實對山的東西增添了一些興趣。

-。可是,另外兩座去哪了?”阿西探著頭,將手電偏移了一下角度,他發現有東西正趴在其中一座天王俑的肩上。我看清那東西之後二話冇說就將手伸向腰間,卻摸了個空。我纔想起獨一撅在紅毛的手上,剛想讓那個阿西開槍,震耳欲聾的巨響便隨之在我耳旁炸開。我的眼前頓時火星四射,冇等我反應過來其中靠左邊的天王俑的肩就被打掉了。“山本,又是那個死孩子。簡直是陰魂不散。剛纔就跟了我們一路,現在總算解決了。”阿西看向山本,將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