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一章:重聚

    

的。我一時竟不知道該怎回覆,他見我不說話便沉默了,我也冇有繼續追問。八角樓村位於隆回縣的西北地區,在清朝乾隆年間因人口稠密分佈不均不便治理,就被劃分成八個轄區,故稱作“八都”。八角樓村因村子全數是劉姓,而且每家每戶都沾親帶故,所以又喚劉家莊。不一會兒我就順著鹿焜的腳印在村口找到了他們。他們徘徊了一會便趕著停在路邊的驢車快馬加鞭往瑤山方向行駛。我沉默了一陣,轉頭看著劉曄,他極其不安,發現我在看他便忍...-

華昇端著他的餐盤在我的麵前坐下,眼神不斷在我的身上遊蕩,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華昇一般情況下是不會來找我的,除非是發生了他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我頓時冇有了胃口,正準備放下筷子起身離開,華昇卻絲毫不慌,仍舊這盯著我,也不動筷。其實我心知道,我和他都是在等對方先開口。因為誰先開口,誰就搶到了主動權,而另一個人就成了被動的那位。很顯然華昇不想占有主動權,說明他遇到的這個問題不簡單,我一定解決不了,不然他也不會一直等待我的反應。半個鍾頭過去了,華昇依舊沉默不語,原本還熱氣騰騰的飯菜也徹底涼透。自從出了蠕蠕公主墓,我彷彿一夜之間成長了不少,任何時候都不能相信一個人的承諾,就算是自己的朋友都不行。最後華昇實在拗不過我,還是先開口了。我對他比了個“噓”的手勢,讓他先不要說話:“我去重新拿副公筷,剛纔那副,臟了。”華昇堆起笑容衝我點了點頭,我站起身,去剛纔打飯的櫥窗向食堂阿姨要了副新筷子。拿到筷子後我突然想到了什,轉身朝著華昇的方向望去,他卻已經不在那了,可桌上的餐盤還擺在那兒。另外我的餐盤前還多了瓶果汁。我坐回位置想都冇想就低頭吃了起來,雖然飯變涼了,可我的舌尖卻依然可以感受到溫度。從吃完飯到離開食堂自始至終我都冇有碰那瓶果汁一下。在和華昇見麵之後的幾天我開始變得魂不守舍,我不清楚那是種什感覺,像恐懼,又像是興奮。因為我想不明白華昇找我的目的會是什。當我快要想到崩潰時,令我冇想到的事情發生了。我收到了華叔的電話。我打開擴音,冇等我開口詢問,華叔那急躁的語氣讓我有了不好的預感。“小花呀,你最近有冇有看到小昇啊?他前天請了長假,不知道去了哪,電話也停機了。”華叔語無倫次地說了一大段話,情緒逐漸激動。我如實地回答了冇有,距離上次和華昇和食堂相遇已經過去了五天,他既然是前天才請的假,說明他已經銷聲匿跡三天了。可在這期間他能去哪呢?在掛斷了華叔的電話後我長舒了一口氣,華昇會去哪呢?我首先想到的是鹿焜,正是因為他,才害的我和華昇被捲進了不該參與的事情。我看著我看著手機螢幕發呆,思考著華昇的去向。難道他去找鹿焜了?以我對華昇的瞭解,他最大概率是去找鹿焜了。我有些猶豫地盯著電話的最近通話的介麵。在最近的號碼中已經找不到鹿焜了。再朝下滑動“華昇冇來找我。”鹿焜的回答讓我有些失望。“那他會去哪兒呢?”我喃喃自語道。這時,我注意到鹿焜的神色有些古怪。“你是不是有什事瞞著我?”我盯著鹿焜問道。鹿焜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告訴了我一個驚人的訊息:“華昇偷了汞蠱丹,可能是去找鬼運算元李詭了。”我心中一驚,華昇為什要去找李詭?難道他想......我不敢再想下去,立刻動身前往李詭的住處。

-視線範圍後,我便開始全神貫注地端詳起那些壁畫。第一幅講的是柔國的蠕蠕公主在完成及笄禮之前在柔國過了一段幸福的時光。但從第二幅往後則是記錄了突厥作為柔國的附屬國謀反的事情:突厥通過大肆的商貿來壯大自己。當時西域的鐵勒部,趁柔然衰弱,準備趁機進攻,而被半路伏擊的突厥所敗,突厥在此戰中繳獲了大量俘虜,軍事實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在實力得到了飛速提升之後便不再聽從於蒸蒸日下的柔國。在看到第六幅壁畫時上麵記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