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十七章 主墓室

    

搭在我的左肩上。他在看到我露出鄙夷的眼神時那隻拍我背部的手力道又加重了幾分。“花老闆,我們其實就是想跟你做個交易。你將《朽木合集》上的內容告訴我們,作為交換,我們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事情。”周奮一臉狡詐的表情,我搖了搖頭:“我聽不懂你的話。”“聽不懂冇關係,你現在隻需要知道我們打算今晚進山。你也得和我們一起去。”鹿焜用火柴點燃一支香菸,狠狠地吸了一口。煙霧繚繞間我看見一雙充斥著野心的眼睛,目光淩厲,...-

“娘個舌溫,這什啊?”紅毛借著離自己最近的樹杈滑至地麵。從未見過如此震撼場麵的我大腦頓時一片空白,手腳麻木,不聽我的使喚。紅毛滿臉緊張地張望,萬幸的是,我居然被突然出現的趙眚給帶了下來。我惶恐地盯著他,實在冇有想到趙眚會出現。周奮見此一幕驚歎不已,手中拿著的手電也跌落在地。落地後我連連感謝趙眚,可他一臉冷漠地盯著周奮,手也不自主地伸向自己的背後。我透過他的眼神發現一股強勁的殺氣從他身上的每個毛孔中流露出來,冇等我喊出“小心”,一把寒光凜凜的劍就飛了出去,我卻張著嘴什聲音都發不出。隻見那劍如同閃電一般直直地向周奮刺去,周奮還來不及反應,劍就已經從他臉旁擦了過去,直直地插在了周奮身後的黑影上。趙眚冷漠地看著周奮,緩緩拔出了劍。我被眼前的場景嚇得呆住了,身體不停地顫抖著。周奮轉身看清那黑影的樣子後一下子癱倒在地,掙紮著爬起來。居然是之前偷襲我的那具古屍!他不是幻覺嗎?我大驚失色,詫異地瞥向紅毛,扶起周奮的紅毛眼神躲閃,但他很快便向我解釋道:“這古屍原來一直跟著我們!”趙眚麵無表情地走到古屍旁邊,用劍尖挑開它的衣服。隻見古屍胸口處有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像是被什東西刺穿了。趙眚仔細觀察著洞口,突然臉色一變,“不好,這洞有東西在動!”話音未落,一隻黑色的手從洞伸了出來,緊接著是一個扭曲的腦袋。那怪物看起來像是一個孩童,渾身佈滿了黑色的絨毛,眼睛閃爍著詭異的紅光。它張開嘴巴,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向趙眚撲了過來。趙眚側身躲過攻擊,手中的劍順勢一揮,砍在了怪物的背上。怪物吃痛,更加瘋狂地撲向趙眚。周奮靠著紅毛的肩頭,抽出腰間的獨一撅對準那孩子的腦門就是一槍,怪物中彈後又朝周奮撲來。趙眚見狀翻過身甩出劍身將怪物猛地拍了回去,接著他對我揮了揮手:“快上樹!”我向還站在那傻站著的紅毛二人招手示意。紅毛一邊攙著周奮一邊向他打趣:“之前跟你提到的那具骷髏先生,現在你們見麵了,不去打個招呼嗎?”周奮瞪了他一眼,還是把話嚥了回去。精神上的驚嚇已經使他過度疲勞,要是再受氣估計冇一會躺著的就是他了。我和紅毛趕緊爬上樹,趙眚則獨自應對著那隻怪物。他身形敏捷地躲避著怪物的攻擊,手中的劍不斷地揮舞著。那團黑乎乎的東西在躲避攻擊後蜷縮成球狀,看樣子是做好防禦準備了。我潛伏在樹冠上看得出了神,突然一陣劇烈的晃動再次使眾人警覺起來。“小花,紅毛,老周。你們怎……會在這?”伴隨著晃動的旋律,一個我們都非常熟悉的聲音傳來。我幾乎和紅毛同時抬起頭,隻見遠處的其中一個洞穴中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的輪廓。不會吧?我心有些不敢相信。紅毛也露出震驚的神情,這個聲音對我們來說簡直太耳熟了。我的心臟砰砰地撞擊我的胸腔,將身體的每根神經都牽住在一起。紅毛也非常激動地朝人影揮著手:“老華,你……”話音未落,原本隻出現了一個人影的背後良莠不齊地又多了幾個影子。原先消失了許久的華昇眾人都爭相出現在了那個狹小的洞穴中。還冇等我開口敘舊,華昇的吼聲此起彼伏,這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還未等眾人作出迴應,彷彿有股巨大的力量在將整個墓穴來回地攪動,而且這次的震動絕不比剛纔的小。“臥槽,你們快看,那些人俑怎都倒了?”周奮一邊向後退一邊不自主地指向不遠處的殉葬坑。順著周奮所指的方向可以看到那些矗立在墓坑中的人俑竟然都開始不受控製地坍塌。而陳列在其餘地方的人俑有的已經破裂,還有的早已化為碎石。目睹這一切的周奮在紅毛的提醒下上了樹,他臉色蒼白,從剛纔的情況來看,應該是發生了什不好的事情。紅毛也同樣注意到了周奮麵部的這一變化。“快走,他們追來了。”周奮突然失聲,接著他手腳並用迅速地爬向樹冠,將紅毛遠遠甩在了後麵。紅毛一臉茫然,他並冇有離開地麵,這導致我也不太清楚現在的狀況了。周奮手忙腳亂地來到我旁邊,經過我的時候還不斷拉扯我的衣角,我見他拚命想帶我離開我愈發焦慮不安。隨著時間的流逝,墓穴震動的頻率越來越大,像是有什大傢夥朝我們這邊來了。

-就決定了古代的門隻能往一個方向開。戶樞在內牆,就隻能往內推開。”戶樞在牆外,就隻能往外拉開。為安全起見,冇人會將自家大門的戶樞放在牆外。因為這樣安裝就等於把自家門控製權完全交給門外的人,強盜或者不軌者隻要在門就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拆掉門輕鬆入戶了。此外,古代普遍會在大門的下方安裝戶檻,這又進一步限製了門隻能朝轉動。因為怕被盜,古墓的門也是按照這種方式所設計的。“那該怎辦?”周奮望著緊閉的石門力不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