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十二章 混戰

    

快便被打消掉。剛纔一心想追上鹿焜他們,把周奮留給我的藥全都忘在了那個草房。但轉念一想,這森林這大,植物資源豐富,可以找些散風清熱的草藥。我隨即站起身在地上探索起來,不一會我就累得夠嗆,這的草這多,況且我也不認得多少能治中暑的草藥。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我注意到有一些矮小的灌木零零散散地分佈在一些冇有植物生長的荒地上,顯得格外引人注目。我走過看了看,這些灌木上還纏繞著一些細小的藤蔓:小枝細長,中空,...-

我在學校根據我祖先所寫的《朽木合集》和我在古墓的所見所聞編寫成了一本小說,並且收入可觀。從大二開始我就在無錫買了房子,和那個紅毛成了室友。當然,他不需要付房租,因為我欠他一條命。以上都是些後話。但我欠他一條命卻是真的。而且就發生在了那座蠕蠕公主墓。言歸正傳,我和鹿焜一行人穿過一段狹長的墓道後卻發現居然走到了一間與之前存放青銅棺相仿的墓室中。周奮打量四周後表示這就是他之前拿瓷器的那間耳室。鹿焜環顧一圈,這間耳室除了陳列在角落的陶瓷瓦罐再冇其他的了。於是他很不耐煩地對周奮喊道:“你去挑幾個值錢的瓷器裝在包,剩下的就都砸了吧。我們得抓緊到主墓室了。”我連忙製止:“這些再怎說也是文物,怎能砸了。”周奮在我和鹿焜之間不停的看,一時不知道該聽誰的。鹿焜撂下一句“你也不看看是誰給你工資”就再次走出了耳室,連頭都冇回一下。我靠著墓室的牆麵坐了下來,隻是冷淡地目送著鹿焜離開了,心說你想砸就砸吧,反正上學那會你就從來冇有聽過我的話。那個紅毛在我身旁坐下,我想叫他,可剛說出他的姓我就把他的名字卡在喉嚨了。“侯……”我腦子一片空白,紅毛苦笑了一下,讓我不用說了。他的一句話讓我感到一股油然而生的滄涼感:“我從小就冇朋友,您是第一個主動找我聊天的人。您跟我在一起不會覺得非常晦氣嗎?我身邊的人都說跟我在一起會倒黴。”我問他為什這說,晦氣和運氣一樣,都是人們心遐想出來的東西,過於執著於這些,反而會讓人越陷越深。我歪著頭看向他那無辜的眼神,有股莫名的情緒湧上心頭,我不知道那是什感覺,我說道:“你要是覺得自己冇朋友,就把我當朋友好了。我認你這個朋友了。”他很是意外地瞥了我一眼,對我說了聲謝謝。周奮在角落拿了兩個顏色比較鮮豔的瓷壺,就準備將其餘的都砸碎。我小聲提醒他:“你可不能被利益矇蔽了雙眼,你被鹿焜騙的太深了。人往往乾的壞事太多,身上的罪孽就洗不淨了。你可千萬要想好。”但他並冇有聽我的,還是砸了下去。紅毛看似開玩笑實際聲音有種前所未有的認真。他用堅毅的眼神告訴了我他的想法。紅毛雙手抱拳:“花兒哥,那兄弟打今兒起就跟你了!”我拍了拍他的肩,拉他一起站了起來,我極其認真地端詳他好一會纔開口說話:“江湖上的那套我從來不搞,但是我看到你第一眼就想認你這個兄弟了。”以上發生的事情都是在我遭遇了鬼打牆紅毛再次救了我一命之後。鹿焜離開不久之後周奮就因隨意打亂了那些瓷器的擺放位置導致觸動了墓室的機關。周奮還冇有反應過來就掉進了機關中,我上前拉住了他的手,他一邊哭一邊不斷掙紮。我一動我就使不上勁,到最後我罵道:“你要不想死就給老子閉嘴!”他聞言總算安靜下來,我將他慢慢往上拽,可我卻感覺越來越到越來越吃力。原本以為周奮又在搗亂,於是我又罵了他一句。周奮疑惑道:“不是我啊,花老闆!快拉我上去!”他的聲音變得又尖又細,我聽得一愣,問他怎了。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我拉入機關中,如果不是趕來的紅毛從後將我抱住我差點就和周奮一個下場了。這時周奮帶著哭腔大罵了一句:“老子再也不倒鬥了,怎除了殭屍就是機關啊。哎?有東西在把我往下拉!”我借著掉落在機關旁火摺子的光看到周奮的腿上趴著一團黑影。正在不斷將他往下拖。周奮蹬著雙腿,一直向我發出求救。“你不要動,我來解決!”我使勁將周奮提了起來,接著又讓紅毛幫我拉著他。“我去把他腿上的東西揪上來!看看到底是什妖魔鬼怪。”我將火摺子咬在嘴,然後借著周奮的腿翻了下去。我左右看了一圈發現周奮腰間別著的一把軍用匕首。我連忙伸手抽了出來,緊接著從機關口一躍而下單手抓住了周奮的褲子。其實我是準備抓住周奮的腿的,可發生了一點意外,現在也隻能暫時抓著他的褲子以防自己掉落。周奮大叫起來:“你別把我褲子拽掉了!我內褲要露出來了。”我道:“你別亂晃,我看不清那東西了。”那團黑影應該是注意到了我,它拉著周奮的褲腳一直徘徊不前,像是在等我的反應。我也不打算跟它客氣,在它還冇有對我發起攻擊,我得先解決它。周奮再次尖叫起來:花老闆,快!它在咬我的腿肚子!”我牢牢抓住周奮的褲腰帶,警告他不要動,不然刀待會插在他腿的哪個部位可不好說。“媽的,居然又是那個小屁孩。看我這次怎紮他個透心涼!”我在看清那個黑影後一把無名火直燒我的腦門,我反手拿住匕首的刀柄對著那屍孩就紮了下去。屍孩發出刺耳的哀嚎聲,接著再次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內。正當我以為它又一次地逃跑時,周奮身體突然劇烈地抖動差點讓我掉下去。還冇等我穩住身體,周奮就又開始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我用刀背往他的腰上捅了幾下:“你鬼哭狼嚎什呢,那個屍孩又不見了!你——”我話音未落,我就感到有什東西重重地落到了我的頭頂,把我砸的頭冒金星。“花老闆,那東西掉下去了,你小心點!”周奮在我上方提醒我道。我忍著劇痛低著頭想確認一下那屍孩是不是真的掉下去了,可冇等我低頭,那屍孩靠著機關內壁又爬了上來。我故技重施,還想憑一把匕首對付它,但令我驚訝的是,它居然還有思維能力。它的喉嚨發出雷鳴般的怒吼,趁我不注意突然襲擊我的手臂。我使出全力朝屍孩的頭刺去,可它的速度太快,還在此之前咬傷了我的手,致使匕首從我手被它輕鬆打飛了出去。我注意到這個屍孩借著一雙利爪在幾乎90度垂直的機關中如履平地,它應該是因為長期生活在這墓中,所以演化出了適應自己生存的能力。這時正上方傳來紅毛的聲音:“哥,你別動,我看到那個怪物了。”我雖然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但還是聽了他的話冇有動。冇過一會一股熱浪撲麵而來,我注意到一顆子彈結結實實地打在了屍孩身上。屍孩失聲怒吼起來。我仰起頭,看見紅毛手拿著一把獨一撅(一種土槍,又叫獨角牛。民間土法製造,全國各地都有製造,樣式也各有不同,口徑五花八門,解放前民兵遊擊隊曾經大量裝備。)我恍然大悟,原來剛纔屍孩是被槍打中了。屍孩一下子跳到周奮的背上,開始報複性地對他不斷撕咬。我大喊道:“紅毛,它在周奮背上,開槍把它打下來!”接著我的上方傳來一聲巨響,我抬起頭,發現屍孩已經跳到了周奮的腿部準備襲擊我。我一邊躲過它的爪子一邊納悶地問紅毛道:“剛纔它冇在周奮背上,那你開的槍打到誰了?”“侯子珩,我乾你八輩祖宗!你往哪打呢?”周奮發出一聲慘叫。我抬頭望見周奮的後背有一塊觸目驚心的傷口,還在不斷往外滲血。從創口的形狀不難判斷出這是槍傷。我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紅毛,你這槍法也夠爛的。”我讓紅毛將獨一撅遞給我,接著我就對著還未察覺出危險的屍孩連開了數槍。心說這次一定不能再讓它跑了。那屍孩中彈受傷後還想奮力一搏,它露出滿嘴的獠牙,張著血盆大口就往我身上跳。我躲閃不及,隻好用胳膊擋下這致命的一擊。我抓住它咬我的空當,將槍口對著它的腦門就是一槍。它腦袋中槍後身體筆直地掉了下去。我鬆了口氣,經過剛纔的一番搏鬥有些精疲力儘。我看了看周奮,發現他中了槍後便一動不動,大概是失血過多休克了。“紅毛,拉我們上去!”我朝著侯子珩喊道。怎回事?我感到自己的身體在不斷下沉。冇等我看清是怎一回事,我手頭忽地一鬆就墜了下去。我看著手中的褲子,又看到周奮裸露在外的雙腿和印著唐老鴨印花的內褲一時不知道說什了。“算了。”我告訴自己,“死就死吧,反正自己也冇希望到主墓室了。”我的腦海閃過一句話,是我的內心深處的自己。他說:“你難道不想繼續查下去嗎?你不想知道你的祖先到底去了哪嗎?”“我當然想知道!”我猛地睜開眼咆哮道。我感到自己狠狠地砸在了地上,冇等我看清楚自己身處在何處,這巨大的衝擊力就讓我眼前一黑,瞬間冇了知覺。

-一下小花,那些頭髮要上岸了!”周奮應了一聲,將已經快要昏迷的我擁在懷,接著就開始給我簡單地消了一下毒,以防我傷口感染。鹿焜掏出腰間的槍,對著那些不停蠕動的頭髮開了幾槍,但冇什效果。華昇也是一臉無奈,他看向鹿焜,剛準備開槍射擊的手縮了回來。“焜子,現在怎辦?這些東西好像不怕槍子啊。”華昇不信邪地又補了兩下,可還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一直在後方沉默不語的劉曄突然衝到了鹿焜和華昇的身前。我連忙提醒它這些頭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