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虛花霧 作品

第十章 開棺

    

間。我無助地退到樹旁,慢慢靠著樹乾坐了下來。心正五味雜陳的我突然不知被什東西死死地掐住脖頸,原本已經處於鬆懈狀態的我猶如被盯上的獵物正不斷掙紮。我抄起一旁的手電,使出渾身的力氣砸向那個想置我於死地的東西。不料那東西越勒越緊,我的意識已經不清醒了。當時我感覺自己真的是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到現在我才理解電視那些被掐死的人為什死相會那難看。那是因為人的大腦意識到人已經瀕臨死亡,於是分泌出大量的多巴胺,讓人...-

“怎會少個人?”鹿焜仔細數了數,發現劉曄不見了。眾人目光變得驚恐,平白無故人怎會失蹤?“等等。”我讓眾人都待在原地不要動,接著我又數了一遍。“一、二、三……九。”我居然數出來九個人。可劉曄明明不見了為什人數卻是對的。我不敢置信,我拿起手電挨個對著他們,開始數他們的影子。““一、二……哎?”我發現一個影子上居然長了兩個腦袋?其中一個頭還異常的大。我將手電對著那個長了兩個腦袋的人對他道:“你別動,你…”我話還未說完,那人就尖叫起來:“我脖子上有東西!它在咬我!”鹿焜從懷中掏出槍,對著那個巨大的影子就是一槍子。我借著燈光看清了那個東西。是一個麵色鐵青的小孩臉。他正咬住那人的脖子,血流不止。“救我!”那人聲音帶著哭腔。我想起之前劉曄給我的火摺子還在我的身上。我連忙將其點燃,對準那個小孩丟了過去,不偏不倚正中麵門。那個小孩受傷哀嚎了一聲,接著便消失在我的視線中。眾人驚魂未定,望著那個受傷的人不知所措。我拍了拍周奮,示意讓他去檢視那人的傷口。周奮臉色煞白,應該被嚇得不輕。我大笑:“你這傢夥,之前跟我鬥嘴的時候膽子不挺大的嗎?怎倒鬥就慫了?”周奮白了我一眼:“我第一次下墓,哪像你,經驗豐富。”我苦笑了一下,心說誰不是第一次啊,隻不過自己膽量比常人大一點而已。“那是什東西啊?殭屍嗎?”周奮問我道。鹿焜劈頭蓋臉給了他一下,說他要是害怕就趕緊滾回家去。想賺錢就得把生死置之度外。我對鹿焜道:“算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弄清楚剛纔那個東西去哪了,不然它還會趁我們不注意攻擊我們的。”就在這時,華昇的聲音吸引到眾人的注意:“這有一條血痕,應該是往甬道儘頭去了。”我讓其他人先走,找到劉曄後我會第一時間趕過去的。無論怎樣,劉曄還算救過我,我不能讓他就這不明不白地死在這墓。鹿焜和華昇隻好同意了,他們臨走時還留下了一個工具包,說我會用的到的。在眾人都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後,我便開始全神貫注地端詳起那些壁畫。第一幅講的是柔國的蠕蠕公主在完成及笄禮之前在柔國過了一段幸福的時光。但從第二幅往後則是記錄了突厥作為柔國的附屬國謀反的事情:突厥通過大肆的商貿來壯大自己。當時西域的鐵勒部,趁柔然衰弱,準備趁機進攻,而被半路伏擊的突厥所敗,突厥在此戰中繳獲了大量俘虜,軍事實力得到了很大提升。在實力得到了飛速提升之後便不再聽從於蒸蒸日下的柔國。在看到第六幅壁畫時上麵記錄的是聯姻和大規模征戰的畫麵。根據當時的曆史情況來講,突厥應該是想與柔國聯姻。但柔國還是拒絕了。於是突厥便發動了戰爭。就在我準備接著看第七幅壁畫的時候,我聽見了一陣細微的聲音,像是從石壁內傳出來的。我想起在《徐霞客遊記》的一個故事:元初時期忽必烈建造了許多石人。石人從長江第一灣黃姓人家居住以來就存在了,那些美麗的傳說從黃姓老人口中世代相傳下來。石人豎立在今天楊曉福家廚房後麵與和漢泉房子中間位置,麵向石鼓,背向沙水碧。後來石人有了靈氣,便逃到了深山中再也冇有出現過。難道世界上真的有石人?我懷揣著不安的心靠近聲音傳來的地方。我用手電不停地照向石壁麵。我隱隱約約地看見了一個人形的影子。我心說不會真的有石人存在吧?等看清楚那個影子的長相後我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我你大爺的!”麵的居然是失蹤了很久的劉曄。我趕忙將鹿焜留給我的包拖拽過來。我打開看了看,鐵錘和幾根鋼釘可以把石壁鑿開,從而才能救出劉曄。我將三根鋼釘以三角的形式釘在石壁上。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可算把石壁鑿穿了,我將劉曄從石壁內拖出來不久劉曄就醒了。他猛咳了一陣,從嘴吐出許多的碎石。我拍拍他的背,他貪戀地大口呼吸,眼神逐漸變得有神。“你怎會在牆?”我望著被鑿出一個缺口的石壁愣了神。劉曄:“我也不記得了,好像有什東西把我往石頭拽,還有一個死小鬼……我就記得這多了。”等劉曄緩過來,我將工具收拾乾淨後攙著劉曄往甬道深處走去。甬道的儘頭是一個分岔口,岔口連著的應該是兩間耳室。我繼續朝前走,踏過兩道墓門後,我們來到了一間較大的墓室。在發現鹿焜他們都在這時,懸著的心才放下來。鹿焜驚喜地表示看著劉曄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劉曄聞言露出苦笑:“要不是小花,我早就交代在這了。”我順著華昇的目光看見了一口青銅棺槨。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青銅棺呢。周奮從一旁冒出,問鹿焜開不開。鹿焜見他如此興奮,就擺了擺手。周奮將撬棍奮力插進青銅棺的棺縫中,另一頭用錘子敲擊,冇一會功夫,撬棍就冇入棺中。“起”周奮憋紅了臉,終於將棺蓋打開了。冇等眾人反應過來,一股濃烈的屍臭味瀰漫開來。我居然看到有源源不斷的水汽從棺內溢位。這麵的人難不成在汗蒸?

-什東西刺穿了。趙眚仔細觀察著洞口,突然臉色一變,“不好,這洞有東西在動!”話音未落,一隻黑色的手從洞伸了出來,緊接著是一個扭曲的腦袋。那怪物看起來像是一個孩童,渾身佈滿了黑色的絨毛,眼睛閃爍著詭異的紅光。它張開嘴巴,發出一陣刺耳的尖叫,向趙眚撲了過來。趙眚側身躲過攻擊,手中的劍順勢一揮,砍在了怪物的背上。怪物吃痛,更加瘋狂地撲向趙眚。周奮靠著紅毛的肩頭,抽出腰間的獨一撅對準那孩子的腦門就是一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