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白的 作品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大日四首鎮石毅

    

你們倆竟然躲在小黑屋解決個人生理需求?牛批!此時,倆人彎著腰好不容易邁著八字步走了進來。而林柯心裡在想的是,這倆人在裡麵會不會有互相幫忙解決問題的狀態?邢捕快進入酒樓後趕忙走到王琳跟前,將鑰匙遞給王琳:“我已經把‘動手小黑屋’收拾乾凈了!”說完轉身拍拍屁股,就準備離開。可是王琳接過鑰匙後說道:“今天給你打折,一兩就好!”坐地起價?!張屠夫則是瞬間瞪大了眼睛,瞬間脫口而出:“不是說不漲價嗎?”“臥槽...“吟詩了!吟詩了!”

“果然是林柯當麵,一言不合就寫詩,哈哈。”

“看來那石毅要沒了。”

“不知道能不能見到傳說中的聖準之杖,聽說這件瑰寶裡麵封印了許多異象。”

“估計用不著了。”

“咦,不對,怎麼隻是萬裡吟異象?”

“是啊!萬裡吟異象應該擋不住那山怪的唇槍舌劍啊!怎麼石鑿會停住呢?”

林柯吟詩,連他自己也沒想到有那麼多人激動。

因為這裡的可都是道家天驕!

然而,此時這些道家天驕卻如同小迷弟小迷妹一樣,一個個都把注意力投射了過來。

一邊戰鬥,一邊留意林柯。

隻不過,在林柯之詩隻呈現萬裡吟時,很多人的表情卻有些奇怪。

萬裡吟,乃是異象。

先前大魏朝野受製於苛禮,大家被限製在條條框框裡,千百年都不出一次異象。

搞得大家都以為異象是傳說中的東西,是騙小孩子的玩意兒。

然而,當林柯開始嶄露頭角後,所有人都看到了、明白了,什麼叫做異象。

但是又在林柯一連串的異象之中,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滿足。

好詩好詞好文,再加上異象,足以稱得上是一場視聽盛宴。

不過,嘴也被養叼了。

特別是在各個聖域、各個族群的人來找林柯開文會之後,各種異象紛至遝來。

但是在這其中,林柯依舊如同一個地標一樣,是所有人都繞不開的一個高桿。

以至於很多人都覺得,林柯一旦認真起來,隨隨便便就是驚天地泣鬼神的。

此時聽到林柯隻弄出了一個萬裡吟異象,很多人反而感覺差了點意思。

就在這時,石毅的整個山怪本體陡然一震。

而林柯也再度開口了:

“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

文氣再度暴動。

林柯腦後原本的大日開始模糊,如同被什麼東西遮擋一樣。

然而在這其中,卻有一座高峰虛影將其一路支撐著沖到天上。

更上一層樓?

沒有最高樓,隻有更高樓!

在這種異象之下,一種無止境的意境散發出來。

“好詩!好詩啊!”

“欲窮千裡目,更上一層樓!真是高絕的意境。”

“這也是林公子不斷攀登高峰的心性吧?”

“那句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也讓我看到一種將盡未盡的美景。”

這些道家弟子雖然不一定都兼修儒家,但是在文學品評鑒賞上麵,耳濡目染之下也是不輸於普通儒家之人的。

然而,就在眾人等待異象級別出來之時,林柯又緩緩往前踏出一步。

隨著他踏出這一步,他額頭前方的石鑿陡然破碎。

他雙唇微張,從中吐出一句句詩:

“客路青山外,行舟綠水前。”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

“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

“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

原本已經依山盡的白日,此時再度緩緩出現。

萬裡天空之中,一卷又一捲浪潮襲來,甚至很多人都感覺到鼻腔裡麵聞見了海風的腥鹹氣息。

夜幕將盡未盡,黎明將出未出。

陡然間,林柯對著石毅遙遙一指。

他背後的夜幕陡然被撕裂開,一縷微光乍現。

赤紅而鮮然。

黎明之際,海日生殘夜!

此乃黎明之力!

“轟隆隆!!!!”

一陣陣恐怖的巨響在林柯與石毅之間響起,仔細觀察就能發現他們二者之間似乎正存在某種玄奧法則之間的對抗。

而林柯身後,先前本已經黃昏、而後隱沒的大日,再度緩緩出現。

直至最終,一輪紅日從海潮之中整個跳躍而出,煌煌勝輝。

“該死…”

石毅的本體震顫,一個個法術從他的漆黑石洞之中飛出,心跳聲如鼓點一樣急促。

但是卻不得寸進,隻能勉強抵擋林柯。

看這首詩隻能與石毅持平…林柯微微嘆息。

想要鎮壓石毅,並且查出那羯族強者與林玄機到底是什麼關係,林柯就必須活捉石毅。

可是如今看來,想要活捉一個四境的存在,太難了。

如果是同境界,林柯估計還有可能,但是他現在是越境界戰鬥。

石毅三家同修且是第四境強者!

而且還是第四境中的佼佼者,是天驕,是力壓同城其他童生試天驕並取得範卷第一的存在!

“冰雨冷入夜…”

而此時,石毅的心臟山洞之中傳來他的聲音。

他也要吟詩對抗!

林柯緩緩搖了搖頭,再度往前踏出一步。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

“能不憶江南?”

短短三句話一出,他頭後的異象再度變化。

黎明初升的太陽極速升起,掃平一切黑暗,化為炎炎大日高掛空中。

一片片潔白的花朵憑空浮現於高空。

一縷縷陽光投射下來,映照在花朵之上,瞬間讓花朵變得鮮艷明亮而火紅。

林柯再往前踏出一步。

“嘩!!!!”

所有花朵被一陣炎炎烈意焚燒殆盡,花瓣全部化為火焰扶搖直上,如同一個火焰龍卷風一樣。

林柯微微抬起手臂,對著石毅的方向狠狠一握。

天空中的花朵火焰瞬間如同煙花一樣爆炸然後擴散,散落到整片天空之中。

那些火焰陡然間隨著林柯右手握緊這個動作而剎那間朝著石毅山體刺去,猶如一根根細而硬的火紅色鋼線。

“不…”

石毅發出一聲痛呼,但是卻戛然而止,彷彿被禁錮了一般。

他就在這些火焰之針的中心位置,林柯頭後的陽光順著這些鋼線蔓延過去。

滾滾魔氣遇到那四首大日之詩的異象後立馬冰雪消融。

光,照亮了石毅的那個漆黑的山洞,也就是他本體的心臟。

外麵的綿延近乎千裡的本體山體石塊頃刻間消散,隻留下火焰與陽光之中那枚半人高的原礦石。

這原礦石開采了一半,坑坑窪窪的,裡麵露出微微泛紅的鐵礦石,某個位置還有一個孔,應該是走的人留在礦石上的鑿子。

那些原本應該銹跡斑斑的鐵,此時微微泛紅,如同血液一樣緩緩流動。

石毅的本體,經過林柯念出的四首大日之詩而被鎮壓了。讓人慾罷不能的存在。與那些之乎者也不同。網文往往能切中人的實際需求,也就是物質需求和精神需求。比如末世求生、種田文之類的,切中的就是人的物質需求。而退婚、裝叉打臉等,切中的是人的精神需求。這些需求,往往可以激發人的求知慾。看了前麵主角缺乏某種需求,就會好奇後麵是否能滿足這種需求。於是乎,小說的賣點、看點和吸引力就來了。這些東西,隻要是智慧生命,基本都是需要的。所以,這一世界的網文定然也會爆發出別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