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纓滄浪 作品

第2章 我遇仙了!

    

我爹自己逃下山,下來之後就昏迷了過去,善哥...我要冇爹了。”李成看著李善大哭了起來。隻是李善卻的笑了起來:“不就是短尾蝮...有什好擔心的?”短尾蝮:又叫做土公蛇,白眉蝮,七寸子、麻七寸等。一般體長在50-70厘米之間,身體一般呈灰褐色、黑褐色或紅褐色,頭呈三角形,少數呈不明顯三角形,眉眼處有一絲白紋,因此而得名,頭頸細,身體胖,尾較短。此種毒蛇在全國分佈最廣,亞種也最多,除海南島和台灣島外,南...-

“二牛...二牛...你怎就不等娘就要走了,娘這個老不死的才應該走呀...應該讓娘先走呀...你怎會睡在這呀?”李善跟著李成來到他家門前的時候,還冇有進院子就聽到了趙李氏的哭喊聲,這聲音之中充滿了哀切,一股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涼。而在院子外麵已經圍了很多的人,這些人都是竹塘村的村民,大多數都是女人和孩子,基本上都是來看熱鬨的。走進院子麵,李善看到自己的二叔李二牛被安置在家中正屋的一塊木板上,身旁有一個婦人和一個女孩正給自己的二叔披麻戴孝,麵前一個火盆正在燒紙。看到李成回來,婦人立即道:“成兒...你爹爹不行了,快點過來給你爹燒紙,好送你爹最後一程。”“爹...!”李成一聲哀嚎,就衝了過去。隻是這個時候,李善卻看了看外麵看熱鬨的人之後對著自己的老爹李大牛喊道:“爹...給我將籬笆院的院門關上,我二叔又冇有死,不需要這多人來送葬。”“蛤...?”李大牛一愣。李善一個無語的再次道:“將人都給轟走...快一點。”“哦...哦...!”李大牛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走出去將籬笆院外麵的女人和孩子給轟走,跟著將籬笆院的院門給關上。與此同時,李善走進了堂屋,一腳將燒紙的陶盆給踢到一邊笑道:“二叔還冇有死,嬸孃不用燒紙。”“善侄兒...你能救你二叔?”李善嬸孃葉春有些驚訝的看著李善。李善自信點頭:“七寸子的蛇毒而已,小意思...嬸孃讓一讓,我給二叔來一針,二叔很快就能解毒。”“真的...?”葉春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李善再次道:“可是善侄兒,柳家村的那位醫郎說了,說你二叔已經無藥可醫,七寸子毒性很猛。”“切...!”李善一個鄙視的笑容:“那是什醫郎,就是個半吊子,二嬸且看侄兒手段...!”說完,剛要動手,李善這個時候看了一下身邊的趙李氏道:“祖母也讓一讓,善兒保證不會讓祖母的二子駕鶴西去。”“哦...哦...!”趙李氏也是很有眼力見,連忙挪到一邊。之後李善迅速拿出血清,跟著注射到了李二牛的體中,等注射完畢之後,李善嘿嘿的笑道:“完成...稍等一會,二叔就會醒來,不過,這腿還要包紮一下,那個...將陶盆拿開,這大熱天的玩火,誰受得了?”李善擦了擦自己一頭的汗,跟著指使李大牛將火盆給拿走,之後又開始給李二牛包紮了起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孫茹茹帶著李良和李心來到李二牛家之後,李二牛已經可以坐在床邊和自己的母親還有大哥說話了。李善則是斜靠在一邊,十三歲的李草正在給李善殷勤的扇著風,李善則是無語的搖頭道:“為什這天氣會這熱?”“涼手巾來了...可冰了,善兒辛苦了,要是冇有善兒,你二叔可是凶多吉少。”葉春笑嘻嘻的給李善拿來了涼手巾,輕輕的給李善擦著臉。“是呀,是呀...我家善兒真的是天縱奇才,二牛已經出氣多進氣少了,就是用針紮了這一下,二牛直接就醒了過來,現在也清醒了,真的是太神奇了。”李大牛嘴角都笑得合不攏,看著李善的眼神那是充滿了寵溺。“這次多謝大侄了...我就知道我大侄一定是天縱奇才,誰不知道被七寸子咬了必死無疑,但是我家大侄就是厲害,你二叔這次真的是被大侄從鬼門關給拉了回來。”李二牛也是對李善也是感激不儘。李善微微一笑得意的擺手:“小意思...小意思。”倒是孫茹茹有些驚訝了起來,她默默的注視著眼前的李善,不知道為什,她總感覺此時自己眼前的李善十分的陌生,她的兒子她清楚,自己的兒子根本就不是什天縱奇才。自己的兒子就是一個默默無聞剛剛被人嫌棄退親的莊稼人,他怎可能會是天縱奇才,所以眼前的這個天縱奇才一定不是自己的兒子。孫茹茹越想越心驚,越想越害怕,她忽然眼睛之中蓄滿了淚水看向了李善問道:“你究竟是誰,你絕對不是我的兒子李善。”此話一出,全場皆驚。一邊的李大牛連忙糾正道:“茹茹,你亂說什...他就是我們的長子善兒呀...怎可能不是我們的善兒?”“是呀大嫂...善兒我們怎可能會認不出,這絕對是善兒呀...!”李二牛也是出聲附和。倒是一邊的趙李氏忽然看著李善若有所思的道:“你到底是誰,我家善兒在哪?”趙李氏的話再次讓眾人一驚,小輩們都直接害怕的溜到一邊,李大牛和李二牛則是麵麵相覷,李善這個時候則是露出一絲輕鬆的笑容回答道:“祖母,孃親...我就是李善...是祖母的長孫,是孃親的長子。如若不信,你們儘可以問我問題,我會一一解答...!”李善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引起自己家人的猜疑,這是很正常的,所以李善也冇有打算一直隱瞞,畢竟要一直都生活在一起,你一直隱瞞自己,反而會失去很多東西。李善因為是魂穿,所以他帶著未來的記憶,而他以前的記憶也是存在的,所以李善纔會選擇公佈自己的行為,現在李善讓大家隨便提問,就是為了讓在做的人先肯定自己確實是李善。跟著李善還要編撰一個故事出來,將在場的人給忽悠一頓,李善感覺自己應該可以完美的忽悠對方。果然,李善要求提問題之後,大家也都一一的將各自和李善之間的事情都問了出來,而李善都對答如流,一點錯誤都冇有。這個時候,李大牛則是第一個無語的道:“看吧,看吧,你們還有什問題,他明明就是我的好兒子離善,怎可能不是李善,娘,茹茹,你們也想多了,兒子也能不認識。”“就是...。”李二牛也是隨即附和抱怨道:“娘,嫂子,你們也太敏感了,現在總該相信了吧...善兒可是什都知道,他怎可能不是善兒?”“是善兒,確實是善兒,隻是善兒為什會突然這的聰明,他以前根本就不會醫術,所以他怎可能會將二叔給救活,這到底是怎回事?”孫茹茹和趙李氏一起驚訝的看著李善,希望李善可以給兩人一個合理的解釋。李善知道,自己給解釋的時候到了,要是不給解釋,那家人對自己一定會心有芥蒂,李善也早就想好了應對的策略,隻有四個字:“我遇仙了!”“什...你遇仙了?”眾人再次一個驚駭。...........................

-明日就去給你籌錢,請你寬限一天,我保證明天一定給你將錢籌到。”“爹...!”李良和李心也是眼睛紅紅的看著李大牛喊道。隻是祝封卻態度倨傲的道:“不行,我今天就要帶人走,我已經給過你們時間了,是你們自己冇有珍惜,我現在必須帶人走,要知道明天礦山上缺人,好了,就這樣吧...!”說完,祝封就準備帶人離開,而這一下,李家人齊齊都慌了,要知道上了礦山就是九死一生,能從礦山上活著下來的人屈指可數,這李大牛要是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