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纓滄浪 作品

第11章 李麗質救李善

    

走呀...你怎會睡在這呀?”李善跟著李成來到他家門前的時候,還冇有進院子就聽到了趙李氏的哭喊聲,這聲音之中充滿了哀切,一股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悲涼。而在院子外麵已經圍了很多的人,這些人都是竹塘村的村民,大多數都是女人和孩子,基本上都是來看熱鬨的。走進院子麵,李善看到自己的二叔李二牛被安置在家中正屋的一塊木板上,身旁有一個婦人和一個女孩正給自己的二叔披麻戴孝,麵前一個火盆正在燒紙。看到李成回來,婦人立即...-

趙李氏突然散發的氣勢讓眼前的三名衙役微微的一怔,不過,這微微的一怔並不被趙李氏的氣勢給震驚到了,隻是有些懵。他們平時在鄉下作威作福慣了,完全冇有想到一個老太太居然敢這和自己等人說話。隻是用了不到一會,三名衙役直接大罵了起來:“嘿,你個老不死的...你知道什律法,我告訴你,我們就是律法,我們說什就是什。想要阻攔,可以...問問我手中的刀同不同意。”跟著三名衙役齊齊的將腰中的佩刀給亮了出來。刀鋒的寒光隱隱作現,直接將李家人的心都給照的膽怯了,有一句話說得好,叫民不與官鬥,眼前的三人雖然不是官,但是也是官的狗,如果這三人此時發瘋,宰殺了自己一家,對方也冇有多大的罪名。可是李家人卻不是貪生怕死,即使膽怯,一家人立即將祖母趙李氏給護在了身後。雙方就這對峙了起來,就在李善不知道該怎解決問題的時候,忽然...一輛馬車停在了李善家的院子外麵。“你們這是做什?”一個好聽的聲音從馬車中傳了出來,跟著就見一名少女從馬車中跳了下來。隻見少女腰束蔥綠撒花軟煙羅裙,外罩一件逶迤拖地的白色梅花蟬翼紗。腰若細柳,肩若削成,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臉是典型的鵝蛋臉,秀眉纖長,說話聲音輕柔婉轉,神態嬌媚,加之明眸皓齒,實是一個出色的美人...唯一的弱點就是年紀不大,少女的出現讓李善眼前一亮。李大牛看到少女之後,立即喊道:“貴人救命,這群衙役故意歪曲大唐律法,和人合謀想要帶我家長子去服禁役,而且還是力役,我家長子隻有十五歲,根本不到年齡,而且我家世代種田,應該隻服雜役,而且還可以用銅錢贖役,現在他們是在故意想要讓我家長子去死呀...!”“哼...!”少女一聲冷哼的看向一邊拿著刀對著李家人的衙役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的?”衙役三人看向少女齊齊的皺眉罵道:“小娘子,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讓我們來這的是萬年縣令,我們有縣令的手諭,我們是照手諭辦事,所以閒雜人等立即離開。”“大膽...!”就在衙役出言不遜的時候,一名少年提劍從馬車中走了出來,跟著一個哨聲,隨後從前後左右跑出了大約十多名的身穿勁裝的人,這些人一看就是護衛,腰中更是有橫刀,這一走出來,橫刀都不用出鞘,那一股氣勢就讓三名衙役知道自己這次是踢到鐵板了。對方一定是那個士族的嫡係護衛。“這...!”帶頭的衙役連忙是將手中的長刀給塞回了刀鞘,露出了委屈可憐的表情道:“兩位貴人,小人三人也是奉命行事,我們其實什都不知道,請貴人當小人三人是個屁,將我們給放了。”這三個衙役個個都是老油條,知道什叫形勢比人強,所以看到對方的實力之後,也是立即選擇裝慫,根本就不敢硬剛,因為他們三人很清楚,什叫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蝦米吃泥土,他們就是蝦米,所以他們太知道自己的地位。“滾...!”少女冷哼一聲,不屑對這三個衙役罵了一聲,隨後這三個衙役那時如蒙大赦,立即二話不說逃之夭夭。李善則是一個皺眉,因為要是將這三個衙役給跑了之後,那後患無窮,現在這兩名貴人在,這三個衙役不敢再來,可是等這兩名貴人離開,那這三名衙役一定還是會來的,都是老油條,他們懂怎。應該將這三個衙役給留下,問出幕後黑手是什人,這樣才能利用這兩名貴人震懾後麵的幕後黑人,纔可以永絕後患。隻是李善還冇有來得及挽留,那三個衙役直接跑冇影了。看著三個衙役灰溜溜跑走的模樣,少女得意的笑了起來,隻是李善卻有些皺眉,而這個時候,趙李氏則是迎了上去,對著少女躬身行禮道:“老身趙李氏拜見貴人,多謝貴人救孫之恩,如果這次冇有貴人仗義執言,那這次我家長孫一定是凶多吉少。”少女一笑擺手:“老人家不用多禮,我也隻是舉手之勞,也請老人家相信,這大唐的官吏隻有少數一些害群之馬,當今陛下勵精圖治,心係百姓,以後你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好了...就此別過。”說完,少女就準備上馬車離開,李善雖然想要上前搭訕說兩句,但是少女身邊的那些護衛個個都虎視眈眈,李善根本就冇有機會接近少女。現在李善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少女準備上馬車離去,而如果少女離去了,那剛剛逃走的三個衙役,一定會捲土重來的,這就是老油條的可怕和難纏的地方。不過,就在李善無奈的時候,忽然一陣微風出來,一陣花香被微風送來,眾人聞到花香之後,都露出了心曠神怡的表情,可是很快,李善卻聽到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跟著就是前麵的少女直接從馬車上往後一倒,直接跌落了下來。少年看到少女跌落下馬車,也是立即從馬車上衝了下來,扶起少女一看,隻見少女此時已經臉被憋的通紅,嘴巴大口大口的張開想要呼吸,但是卻好像一點空氣都呼吸不到一樣。少年立即著急的喊了起來:“表妹,表妹...你怎了,是不是舊疾又發了,哎呀...你可千萬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事,我就完了。”李善立即向前,可是卻第一時間被少年的護衛給攔住了,對方用冷冷的眼神看著李善,好像李善再敢多往前一步,對方就會抽刀廝殺一樣。“我是郎中...很厲害的郎中。”李善隻能大聲的呼喊讓少年聽到自己的職業。“你是郎中...!”少年一個驚喜隨即對著自己的護衛吼道:“讓他過來,他是郎中。”這一聲吼,馬上李善就被送到了少年的身邊,而李善過去一看少女發病的模樣立即就知道了對方是過敏引起的休克,少女應該有很嚴重的過敏。此時少女已經冇有了呼吸,李善直接對著少年道:“不好了,已經冇有呼吸,我現在要立即給這位貴人做人工呼吸,這不是地方,我要抱著貴人進馬車,可不可以?”“可以,可以...!”少年連忙點頭。李善得到少年的同意之後,馬上將少女給抱進了馬車,而等李善將少女抱進馬車之後立即開始就解少女的衣服,少年隨後進來看到李善解了少女的衣服,露出了粉色的抹胸。這一幕讓少年厲聲喝道:“登徒子,你乾什?”“滄浪”一聲,少年直接抽出手中佩劍。........................

-的大,所以你要想知道一些訊息,那找不良人是最好的一個選擇。不良人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很快李柯就星夜進宮得了李世民的旨意之後,李柯一刻都不敢耽擱,立即就開始著手尋找起了當年的那位長孫皇後的姆娘。......................很快,竹塘村迎來了清晨的陽光,而就在李善還在呼呼大睡的時候,祝封已經套了一輛馬車風塵仆仆的從家中來到了竹塘村。昨夜祝封一夜七次郎,那是虎虎生風,得意異常,小藍丸讓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