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映伊 作品

竹馬青梅

    

宗門,可這些守門弟子的體格看起來卻不怎麽樣。煉體之人,倒不是說身材一定要很強壯,但一定要有明顯的煉體痕跡。淬體一次兩次,跟淬體十次二十次的人相比起來,差距極大,一眼就能看出來。比如現在眼前這群守門弟子,基本上煉體不會超過兩次。至於修為,大多數都在化神期到合體期之間。雖然隻是一群守門弟子,可這點修為和體格……怎麽看也匹配不上三級仙門的稱號。“嗖嗖嗖……”方羽還未動手,便有數十道身影從宗門內飛出。這群...-

我自被侍從請回客帳後,便一直臥在帳內讀書,此刻我披上紗正要出去透氣,鄴黎恰好在帳外等我,心情頗好。“來了便騰不出時間陪你,冇生師兄的氣吧……”我眼前這七尺男兒還未卸甲,一臉溫柔的樣子,還不好意思的憨笑著,又抿起嘴唇,和個孩子一樣。——師兄乃領重兵的將士,便該置身忙於事務,若是天天陪女孩子,那還像什話。——再說師兄這辛苦,我也不是小時候了,怎會生氣。我看了一眼四周,都有衛兵恪守,於是我快速打起手語,生怕他一直保持這個乖乖的樣子,要惹得身旁的衛兵笑話他。鄴黎極誠懇又認真的看著我的手,接著鬆了口氣,瞬間變的喜氣洋洋的。他那雙漂亮的眼睛如獲至寶般彎成一瓣蜜橘,險些就跳起來。“荷兒你說,讓師兄怎賠罪纔好,師兄給你買糖葫蘆如何?”——一個糖葫蘆便打發我,還當我是小時候啊?——再說,這偏僻地方,哪能買得糖葫蘆?我笑著看他,懷念起小時候,那一年元宵節,從不出不沉穀的我們,瞞著師父藏進別人運藥材的貨車偷跑去了長安。當晚我們花了身上所有的錢買糖葫蘆,連回去的車費都忘了留,等師父派來的人找到我倆時,小小的鄴黎正如廁的困難……“怎冇有?嘿嘿,師妹,咱駕上馬,附近有一絹美鎮,半個時辰即可走到,聽孫大人說正好今晚鎮上有燈會,雖不及長安繁華,卻也別開生麵,不如咱就去瞧瞧?”我使勁點上頭,表示自己很樂意去,見他對我童真的笑著,我想,這一切未變,鄴黎依舊是我曾朝思暮想的模樣,而我莫不想把時間停留在這一時,哪怕我的經脈在此刻絕然而終……“我這個混蛋師兄今兒就向荷兒負荊請罪!”他語氣調皮,著一身高級將士的戎服又不顧旁人,轉過去就俯下身單膝支地。——什啊,我是荊嗎?我嘴角也笑的更開,差點忘了這是在軍營。我一時錯愕,通紅著臉,急忙拍他肩膀,慌張的偷瞄周圍。——乾嘛?這多人看著你,快起來!“揹我師妹去馬營尋馬啊!”他回過頭看我,“看著怎?我揹我師妹!就讓他們看著,從小你可都是我背的呢。”——你可是,堂堂唐軍……將領……“唐軍將領又何妨?以後師兄成了一品大將軍,照樣揹你!”“來,讓師兄看看,師兄這幾年棄醫打仗的身子骨,背不背的動長大了的荷小豬……你要不讓,我可就不起來啊!”

-我說,下次咱們師徒二人一起出行,闖蕩江湖。真是的,明明所有人都說,她荷歸從不踏出不沉穀,我也這想著,可她偏偏卻說走就走,也不同意帶上我。不過這下,我可以和小滿他們說,“看!我師父離開不沉穀了吧。”……第五十九天,我去問方藥師,方藥師才告訴我,“你師父,去找她的師兄了。”“那我要去找我師父!”我一瞬間躊躇滿誌,頓時不再迷茫自己究竟要怎做了。於是即刻,我定下了目標,“對,現在我就去。”“等等,你這孩子...